当哲学撞上网格,我们发现…

BRAND DESIGN | December 27, 2019

武向兵先生是最早的一批留学美国的建筑师,在国外的留学生涯,令武先生结识了Allen,前海牙市副市长,荷兰国总统资政。基于对建筑的理解,以及对中国文化的热爱,武先生和Allen一起开创了“無跡建筑 武向兵建筑设计事务所”。


武先生的助理在偶然的机会,发现了 2M2 舒曼设计,并一起完成了浙江大华集团天目山项目的建筑及品牌整合设计,成果获得审批部门中国林业部的高度好评。随后,武向兵先生邀请 2M2 舒曼设计为“無跡建筑 武向兵建筑设计事务所”塑造全新的品牌形象,

Logo 字体调整前后对比:简化 “小塚” ,突出简洁与精确感。

初次评估时我们发现,本该对等的两个品牌,却有四种层级不一的表达。因此,我们让两者并列,简化并调整 “小塚ゴシック Pr6N” 的笔画,统一字号——但真正的挑战才开始。

让品牌无迹可寻

我们给自己挖了个大坑——我们决定将“無跡”符号化,而“無跡”颇具禅意,《沧浪诗话·诗辨》里提到:羚羊挂角,无迹可求。

传说中羚羊晚上睡觉的时候,跟普通的牲口野兽不同,它会寻找一棵树,看准了位置就奋力一跳,用它的角挂在树杈上睡觉,躲避其他野兽,所谓“无迹可寻”。

品牌的目的是创造印记,而我们却要描绘 “无迹可寻” 的符号——其实并不矛盾,“無跡建築”坚持 “坦诚而专业的品质,营造自然而不着行迹的体验”。所以就算是坑,也值得奋力一跳。

杉本博司的摄影向我们确认:在消失的尽头,将有新事物诞生。

“無”的符号化

我们把概念提炼成一个“無”,再將其消隐、消减,最后成为符号。

無迹建筑|武向兵建筑的品牌标志,把 “無” 字置于建筑师常用的绘图纸的网格线中,经过解构、消减、再解构,过程中将数理规律融入“無”的印記——西方数理x东方哲学、严谨x写意。

建筑绘图纸

新标志在视觉上,把“無跡建築”与“武向兵建築”兩個品牌连接——而由“無跡”诞生的符号,也成为了“無跡建築” 视觉系统的的起点。

十、| 、 一一 的负空间

WUARCH無迹建筑的图形logo由基本的比例线构成,含盖“十”、“l”及“一一”等元素,品牌logo既可以直接作为品牌的图形元素,也可以拆分各元素再使用——這些元素还可以形成一个围合的空间——成为品牌内容的“容器”,在此空间内,可以放置無跡建筑的作品图片等其它相关信息,就像建筑一样,形式与功能兼备。

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

为“無跡”设计的每一件器物都是建筑,在时光面前,方现印记。

克拉森可夫老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

“無”的符号,成为名片信息的容器。

看似不着痕迹,其实有迹可循,客户不仅在我们的设计里看到想象力,还有品牌核心的坦率、高专业度和艺术性。“無跡”也把 2M2 舒曼设计带到了日本 TDC 大奖的展厅,为我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克拉森可夫老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疯了是快疯了阿是快疯了是快到疯了似发克拉森可夫老师都快

TDC 获奖作品展览现场,东京银座。

INFO:

Client _ WUARCH/Service _ Brand Identity/Design At _ 2M2 ART DIRECTION

CREDITS:

Writer&editor_2M2 ART DIRECTION/Art Direction _ Michael Wang/Typography _ Michael Wang / Yao Yuan / Hisam Wang/ Graphic Design _ Michael Wang / Yeson Ye/ Photography _ Michael Wang / Xii Qing

Copyright © Malt 麦芽. All Rights Reserved.

More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