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本龙一 & Alva Noto :无限境屋里的密会

ARCHITECTURE | July 25, 2019

这本是场不对外公开的演奏会,本来是这样子的。

睽违七年,2016 年 9 月。Alva Noto 与坂本教授于已故美国建筑师 Philip Johnson 的著名作品“The Glass House”进行了一场不公开的即兴演奏,以屋内的生活器具、各种敲击乐器、合成器、指尖、空气、甚至整间玻璃屋,创作引人沈思的音乐。

秘密演奏会现场

“草间病毒”

被公认为“建筑界的诺贝尔奖”的普立兹克建筑奖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第一届得奖作品正是这间 The Glass House。这次演出特意纪念 Philip Johnson 的 110 岁冥寿,适逢草间弥生在 The Glass House 进行展览。

 

“玻璃房”更像一座纯粹的观景台,这看似与 Philip 的“少即是多”相驳,但建筑独立于人群,尽收园内四季变化,何尝不算是一种“多”。九月 1 至 26 日期间,这座由黑色钢架支撑、无实墙的玻璃住宅被红色波点“感染”,草间弥生的“Infinity Room”(无限镜屋),诞生。

未变成演奏场之前的“玻璃屋”,充满了建筑师设计的家具

“玻璃屋”链接大众和艺术,成为承载多媒介艺术的平台

“当我看到 The Glass House 时,脑袋立即浮现要将玻璃屋变成乐器, 要做一次充满音乐性的即兴演出的想法。”  坂本龙一

就像网球赛,坂本教授发出一个落点刁钻的球,Noto 的回击却更漂亮、巧妙。弹奏即是发球,而一段接一段的回应不仅弥补了对方的缺陷,更引出了新的可能性。

建筑 & 音乐,梦幻的组合 by Taylor Deupree

但是…可是

但演奏并不顺利。突袭的暴雨迫使听众进到室内。被克制的人声动静和窗外雨声,为演奏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戏剧展开……坂本教授竟然失望地摇头?!

坂本教授演奏玻璃容器,悠扬沉静

Noto 用马尾琴弓弹奏铙钹(náo bó)回应教授

两人用电子乐器交互应答

教授用橡胶头磨擦玻璃发声,却失败了,失望地摇头。

终于发出了想要的声音,教授兴奋地握拳

玻璃上安有接触式麦克风,放大了教授指弹玻璃的声音

两人的味道

 

两人只彩排过一次,当天却因突发事件而重新即兴演奏。但凭着音乐家的音乐素养和功底的积累磨练,他们将演奏升华出了“味道”,在音符的跳跃之间组织出一条审美境界不断涌流的场域。前段的幽沉,中段反复闪光的连串高音和诡变的玻璃摩擦音,到后段的鼓点放慢的手指弹奏。就在下面的完整影片里,请自备 Wi-Fi。

To 真.乐迷

这段原本私密的演奏会(众人:上面的影像你怎么解释),在今年由 Noton 以透明黑胶的的形式出版,封面采用 The Glass House 的设计平面图,同时公开现场录制的影相片段(你们了解了吧)。名为《Glass》,玻璃的歌唱。

《Glass》专辑包装设计

以后也要听你的曲子,坂本教授。

Info:

   点击“阅读原文”试听整场演奏;

    音乐沈静,适合思考、工作时听。

    Credit:

  images:Jasper Berbaum,

   Matthew Placek, Noton N044

  Performance:Alva Noto

   and Ryuichi Sakamoto

    Film:Derrick Belcham

   Organized by Irene Shum

Copyright © Malt麦芽. All Rights Reserved.

More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