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濑昌久 : 我的鸦,我的洋子

PHOTOGRAPHY | August 01, 2019

深濑昌久的自拍像,以撕拉片制作。

深濑昌久(Masahisa Fukase),日本二战后摄影界的最具有代表性的重要人物之一,曾经多次举办影展和出版摄影集。从小出生于世代经营照相馆的深濑昌久,高中毕业后进入日本大学摄影系学习,期间常在摄影杂志评选中崭露头角,这些都为他日后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作为日本战后涌现出的杰出摄影师之一,深濑昌久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相当活跃,他曾与细江英公、森山大道等共同设立WORKSHOP摄影学校,成为日本摄影界的重要人物。1986年深濑昌久和东松照明、细江英公、森山大道在英国举办展览《黑日:四人视野》(Black Sun:The Eyes of Four),确立了四人在国际摄影界的地位。深濑昌久的代表性作品还有《游戏》、《洋子》、《父亲的记忆》、《家族》等,《鸦》可谓其最得意之作。深濑昌久曾说,当时“我私下的生活忙得不可开交。妻子和我离婚了。六个月后,我重婚。”妻子洋子离去后,沮丧的深濑昌久酗酒游荡,拍摄了《鸦》。正是在这种“最坏”的生活状态下,他拍出了这部最好的“灰暗的杰作”!

 


失爱之作

《鸦》源自于摄影师在痛失了一段维持了十三年婚姻后,一次逃往出生地的旅程。深濑昌久的妻子,洋子小姐,曾经是他创作的灵感谬斯。爱妻甚深的深濑昌久就以自己的爱妻–洋子为主角,拍摄了一系列作品「Yoko」;


在「Yoko」的影像作品中,弥漫着感官性的挑逗与虐待,构筑出私密的空间感使人窒息而无法进入,能看出他对于爱妻那近乎病态的疯狂的迷恋。这是深濑昌久对洋子最窒息、暴力的拥抱,也是至深的爱。

洋子曾经如此形容他们的生活:令人窒息的沉闷穿插着暴力与近乎自杀式的光芒所带来的兴奋。然而,挚爱的离开,使他陷入了无底的黑暗与沮丧之中,开始了严重酗酒的浑噩生活他希望通过这个旅程和酒精的麻醉,短暂的逃脱出那黑暗的现状,但似乎,他并没有真正的从这失去爱人悲伤中彻底醒来过。深濑昌久的作品转变地更为幽怨。深濑昌久对渡鸦的十年追逐,是投射在与他连理十三年之久的妻子身上。

深濑昌久和前妻阳子

深濑昌久眼中的阳子

说到《鸦》很多人会想到这张照片

内心自由之鸦

说来有趣,日本当代摄影大师中有好几位都对鸟和动物情有独钟,深濑昌久的鸦、森山大道的犬、荒木经惟的猫,年代稍晚一些的山本昌男的雀几乎同样为摄影爱好者所知。鸦、犬、猫、雀,都可以说是摄影家个人性情和摄影理念的化身。但与森山、荒木、山本“偶尔为之”的拍摄不同,深濑昌久对鸦倾注了全部的精力和情感。鸦如我,我如鸦,就像深濑昌久后来说的,“那些乌鸦,它们本身已不是重点。我自身已是其中一只。”

深濑昌久的鸦,时而张狂,时而寂静,时而是雪地上一只孤单死去的鸦,时而是漫天狂舞激荡人心的一群,完全是一种灵魂自由的追赶与逼近。但在拍摄之初,这种“追”却是“逃”:深濑昌久因十多年的婚姻生活失败而酗酒、四处游荡,内心无所寄托,因此才踏上开往故乡北海道的列车,偶然之中拍摄了鸦。在关于鸦的自述中深濑昌久写道:“登上前往青森的夕鹤3号快车,离开上野。在上铺,我喝醉了。枕头下是塞着胶卷的背包,以及一瓶威士忌,时不时呷两口。那时,正值我十多年的家庭分崩离析。无处可去,浑浑噩噩的过活着……对我,唯一可逃往的地方是我的出生地——北海道。最后一次踏上那片土地已是七年前了,是春天,地上依然有星星点点的雪……”

对于深濑昌久来说,这部《鸦》的作品如同是一本自传、回忆录,忏悔着自己无法挽回的失败,如受药瘾控制般无法自拔地浸淫在阴霾底下的美感。1986年,这本《鸦》─由日本的苍穹舍所出版的限量书, 每本都有深濑昌久的亲笔签名,收藏家们无不趋之若鹜,但现今的古书店或是二手市场上也已经叫价超过两千英镑。若想要拥有一本深濑大师的杰作,还得仔细丈量自己口袋的深度。

洗礼灵魂的风景

无疑,翻飞在白天和暗夜里的鸦,是深濑昌久偶然之中发现的“我”。这是一群游荡闪耀的精灵,它们让深濑昌久可以率性地表达自己的内心。在最初的展览中,《鸦》系列在日本国内外广受好评,因此深濑昌久持续拍摄了更多的鸦,达六年之久。深濑昌久说:“它们群居。它们在黄昏栖息,然后又在黎明消散。要拍摄群鸦,必须要在静夜,在黄昏与黎明之间,如此之暗的时辰里,测光表搞不准。我一度怀疑能否拍出这极暗之夜中的乌鸦。作为试验,我于子夜时分在金泽市的兼六公园拍了一次。究竟能拍出什么我心里完全没底。我被震住了:这些鸟在空中飞翔,翅膀闪着光。栖在树上的鸟,眼睛亦发着光。简直令人目眩……”

出生于1934年的深濑昌久,正是背负着战败国的国辱阴影的一代。或许,1945年二战投降的日本社会,也间接的影响到深濑昌久,使其具有如此深沉幽怨的创作因子。例如Oil Refinery (1960)以及Kill the Pigs (1961)两幅作品,就像是走进一座污血淋漓的屠宰场,表达深濑昌久内心对战争的残酷与现实的感受。而在《鸦》作品中所呈现出的灰蒙蒙天空,以及一双双从头上掠过、具有攻击性的双翼,彷佛听到战时轰轰作响的空袭声,随着原子弹所引发的社会恐慌深植在深濑昌久的作品中。

这也许就是《鸦》的成功之处,把抽象的情感视觉化,让这些不安的影像背后的那颗破碎的心展露无遗,令看到照片的人的内心隐隐作痛。在日本神话里,乌鸦的存在象征着黑暗与危险时期的到来。这些渡鸦,就像是身处黑暗深濑昌久隐晦的代言人。从初识到沉迷,就正如他对前妻的爱恋一般。对于渡鸦那十年的追逐,在他一无所有时,似乎让他找到了精神上的寄拖,找到了逃离悲伤的出口。但可悲的是,十年过去了,他依旧无法摆脱命运的阴霾。

他的鸦

他的洋子

CREDIT:

Works by Masahisa Fukas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