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掉重练」的勇气 / 插画师的决断

ART & CULTURE | July 23, 2019

有没有发现-聂永真最近特别安静,事实上,他从半年前——就开始在比利时的“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留学,他说「适度隔绝有益身心健康,恨这个世界有益身心健康,砍掉重练有益身心健康。」重塑后的聂永真会如何,难说,但同样回炉重造,自废武功的日本插画家-船津真琴,还真的借此重启她的职业生涯。

 

“重启”后的船津真琴重拾大学的油画技巧,以平面色块描绘出的静态画面,却给人“下一秒会动起来”的想象,彷彿 Gif 一样。

© 船津真琴

© 船津真琴

十年前,她叫「夏容子」

你很难想象,画出以上作品的插画家,在 2016 年前的十年内,都在重复同一种「清新女性向」的画风,「别小看这种画风,只要女性市场继续增长,你就不愁没案子接」她回忆。那时她化名「夏容子」。

「夏容子」最擅长的画风

你的名字在那里?

「光靠商业插画的收入,我能在东京轻松过日,直到我妈的一句话…」,在看到-船津真琴自满的作品后,母亲问:「可你的名字在哪里?」

宣传册没有她的署名,「突然觉得自己好傻,这十年我都干了什么?」同时她才意识到自己最大的缺点——「我竟然没有自己的插画风格!」——迷茫中,船津真琴四处请教,直至遇到-木内达朗。

 

夏容子 → 船津真琴

她似乎误会了木内达朗,「我一度认为『木內达朗』是一队以 AI 控制的创作团队。如此高产且风格独特的插画,一个人做不到。」但,等她坐在「青山塾」的教室——木內达朗任教的插画学院——面前毫不起眼的男人让她意识到:「他可以,那我也能画出版品的插画!」比起商业插画,出版品对插画师的权益更重视。但船津真琴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

在船津真琴入读「青山塾」的第二堂课,木内达朗就颠覆了她对「出版品插画」的理解。木内达朗要求每人根据他给的短篇故事,画一幅插画。凭着早早出道的经验,船津真琴又是第一个完成的人,她兴奋地期待老师的点评,而木内达朗的评语,是一记重球。

 

木内达朗说:「你的画能精准地捕捉到故事中的『决定性瞬间』,从商业插画的角度看来是很棒的。但如果你能画出『决定瞬间』发生的前几秒或后几秒,作为出版品的封面会更有代入感;作为书中插画则能承上启下。」

 

从老师的话进入耳朵那一刻,船津真琴看到过去 10 年的经历在眼前飞速翻页——「画商业插画感到无聊时,站在书店前看杂志的时刻、小说中的某幅插图、还有木内先生的画……所有这些都集中在一点,我突然间明白了。」

从此,绘画工具从 PS 切换到油画笔,夏容子 → 船津真琴。

 

故事的「扁平化」

相比-木内达朗擅长的点彩画法,船津真琴以扁平的笔触讲故事,放弃画面的丰富细节,选择「能引起大多数人共鸣的简洁表达」但相对的,她必须在色彩上更花心思——正如当下流行「扁平化设计」——以严谨的配色体现层次、透视对比,让你在看到画的瞬间,就 get 到画家的点。

 

但是,结果越简单,背后的思考过程则越费心,比如船津真琴在画下面这幅时,要先在 PS 上尝试多个配色方案,最后才下笔画布。

虚构故事或是现实,实现改变的最大要素——不是智慧、不是财力——而是一个决定,一份勇气。聂永真和船津真琴在半只脚踏入中年的时刻,选择「砍掉重练」,背后的也是勇气。

 

因为不满足,因为讨厌现状,因为想离开一阵子,因为说走就走很难,所以一定要说走就走啊!

INFO-

可关注船津真琴的 Tumblr:

http://otenbaar.tumblr.com/

or 她老师(木内达朗)的官网:

https://tatsurokiuchi.com/

CREDIT-

Reference:

Aaron Nieh’s Facebook

makoto funatsu’s Note

Images by 船津真琴 & 木内达朗

本文为 Malt 原创,转载请联系 info@2m2un.com

 

More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