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Pawson 的摄影:给你点颜色看看

PHOTOGRAPHY | 六月 08, 2020

我没能成为职业摄影师,或许是因为我太没耐心了。即使追求完美,但我充满了缺陷,我做事情的方式也是。”  — John Pawson 

提到极简派设计大师 John Pawson,你脑里可能会浮现出一个疯狂追求极简风的建筑师 – 干净的线条组合、极少的颜色使用;他设计的公寓、舞台、教堂、家具、店铺以及最新的伦敦设计博物馆,无一不继承了他对干净空间的执着。

St-Tropez-house

Christopher Kane Store

St Moritz Church

但如果你和我一样也是他的仰慕者之一,接下来看到的他的摄影作品可能会让你吃惊。色彩,尤其是最鲜亮的那种,是 Pawson 至关紧要的灵感来源。

Pawson 从来不把摄影当作兴趣:说句心里话,我的速写画得真不好,像卡通。所以照片成为了我跟同事和客户沟通想法的绝佳手段,这也是我相机不离身的原因” 。据说因为 Pawson 很少公开展示他画技,他的卡通速写成为了办公室珍稀品,一旦发现便会被叫去在画上签名,嗯。

仿佛要对大家的期待唱反调,Pawson 这次以色彩为主调,按照光谱中色彩的分布,从他数十年的色彩摄影作品库中挑选了 320 张照片,联合老伙计 PHAIDON 出版了第二本摄影集,名唤 Spectrum(光谱) 

不以时间为线索,《Spectrum》的照片包含了 Pawson 用各种器材拍摄的照片。从最早的佳能胶卷机,到后来的索尼数码相机,再到现在的小型数码相机和 iPhone

相机越来越小是因为我意识到,拍照时把脸挡住真的不太好,会对外界带来不必要的刺激” Pawson 解释道。这个由繁到简的过程,或许和 Pawson “不以物喜” 的生活态度有关。毕竟,他在 6 岁时弄丢他的钢笔后,就已经决心要与物欲保持距离了。

问题是,Pawson 的照片里绝不缺少色彩,而且题材包罗万象。但为什么他的建筑却那么……那么的克制?

色彩和光线从来都离不开对方。人们长期将 Pawson 的设计同的概念联系起来,但事实上你很难在设计建筑的时候不去谈论颜色,柯布西耶就说:建筑设计是在光线下对形式的恰当而宏伟的表现。

而有光就有颜色,当你在体验我设计的空间时,随时间推移,你能体验到不同阶段的光照,而你实际上也体验一系列不同的色彩,从这里开始才算是真正地理解建筑。所以如果脱离光(和灯光)去思考各种配色是不可行的。对我来说颜色不应作为绑架视线,阻碍人们享受空间的存在。

可摄影就不同了,身处在生活你无法摆脱颜色。摄影一般发生在工作途中,而当我在拍照,颜色便自然而然的流入照片中了,它可以是自然的,也可以是人造的霓虹色。凡是能扣动内心那颗板机的,我都会拍下来。” 这些照片中的色彩和材质,终将走进 Pawson 的建筑设计里。

Design Museum

Fashion Award 2017 的奖杯

当照片的保存和整理也是个问题,我把它们全堆在办公室里,有个大的办公室实在是太好了,啊哈哈哈。” 请你忽略这一段,好吗?

上面提到了 Pawson 是如何联系摄影和他的建筑。下面的短片将揭示他拍摄时的小动作。

坏心眼地说一句,Pawson 在这本编辑这本摄影集时,是下狠心将任何白色、灰色的照片给踢出去了。而结果便是这本如光谱般排列的合集。你在里面看不到他的生活,因为他的工作和生活早就混在一起了,Orz

但是相对的,你却能一窥那些能让这么一位信奉多余的颜色给我靠边站的极简教主东西的色彩,当然在最后,也希望你能听听 Pawson 想传达的话:嘿,书本教不了你所有的东西,所谓的的设计是要你切身去走过感受过才行的。噢,但也别走太远,那些能打动人的灵感有时就在你身边。这听起来有点矛盾,却是我过了大半辈子才体会出来的。

Writer&Editor;2M2 舒曼设计

More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