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你把 George Byrne 的照片旋转九十度,你会发现,眼前的照片瞬间变成了一幅多彩的抽象画。

——

但在这令人愉悦的简洁色块下,却透着一丝专属于都市生活的寂寥。照片中无人的场景像是某个神秘的舞台;而当他少见地把人物放入镜头中时,那人物却仿佛场景的一部分,都市人就是都市的血肉。

——

——

LA 孤独故事

——

悉尼出身的 George Byrne 于 2010 来到加州南部。才刚到,他便被当地的风光所吸引。同时,当他开着车驶在街道上时,LA 的街道带给他另一层次感受,一种城市独有的疏离感。

 

在某次外出拍摄风景的时候,一位路人出现在镜头前。“看着他在缓缓横穿相机取景器,我开始思考陌生人和画面间的联系,以及 Jeffery Smart 和 Edward Hopper 的作品,两位画家的作品里都有对都市风景的描绘。”

 

但在 George 的照片里,占大比例的是建筑或是街景的细部,而人物在其中几乎是昙花一现,被摄影师刻意地淡化了。可尽管比例很小,在细心的构图下,照片里的人物充满血肉,而且孤立。

 

——

George 自述摄影与生活经历,翻译 by malt

——

来自 Color Field 系列

——

自称是位很懒的画家

 

当然,George 并非是绘画专业出身。但是,无论是早期学的艺术史和哲学,或是后来投身悉尼艺术学院学习摄影期间,绘画一直是他的兴趣点。“虽然很喜欢绘画,我当时一定是太懒了,才决定选修摄影的。” 摄影师回忆道。

 

画家中 Georage 最赞赏的还是 Mondrian (蒙德里安),尤其是蒙德里安从传统绘画,到三原色点线面的回归。而在 George 的作品中,我们也能发觉蒙德里安对他的影响,尤其是色彩和构图。

 

“红黄蓝的构图” by Piet Mondrian 1872 – 1944

 

George 的城市系列摄影

 

拍照犹如上战场

 

如果仔细留意上面照片里的颜色和构图,你会发现实拍出照片是极度困难呢,“我把在 LA 拍照相像成上战场,炽热沙漠里的战场。而能把城市的光怪陆离拍出美感,由此而来的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

 

George 常用的“武器”有三件,iPhone、佳能 5 D数码相机以及中画幅胶卷相机。5D 非常适合拍摄色彩和几何形状。但如果拍摄包含蓝天的话,则一定用胶卷相机,“彩色胶卷对于蓝天层次的捕捉实在是太漂亮了。” George 特意强调。

 

 

 

我们能在 George 的摄影中看到被遗弃的建筑、街道局部,还有孤单的人影。这些看似“空旷”的事物也是城市之所以为城市的原因。

正如老子的道德经所讲到“车轮中间空无,可以用来放车轴,从而发挥车子的功用;瓷器中间空无,可以用来盛东西,从而发挥了瓷器的功用;房子中间空无,可以用来住人,从而发挥了房子的功用”。看似空无的地方,其实也承载了些什么吧。

 

 

 

 

文中图片来自:George Byrne;Tate Modern Museum

文章为 Malt 原创,不得随意转载。转载请联系:INFO@MALTM.COM


下期再见

——

weblogo

MALT麦芽
WWW.MALTM.COM
MALT 麦芽是一个关于想象、美学及创造的
在线内容分享平台;
它来源于我们多年观察、研究与分享的
众多领域集合的成果。
我们会为品牌提供定制化的新媒体内容推广、
如需商业合作请邮箱:INFO@MALTM.COM
☟保存/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公众号☟
SHUMANSHE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