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尼奥,你是选择红色药丸,还是蓝色药丸?”

 

18 年了,电影 Matrix (骇客帝国) 的留下的震撼和反思仍在笔者脑里回荡。电影里,除了作为“The One”的主角,人们只能在“矩阵”和现实两个世界间做出一个选择,是继续自己在虚拟世界的生活,还是拔掉颈后的插管在百废待兴的现实中醒来,to be or not be。

 

——

但我们这一代是幸运的。诞生于互联网浪潮的中,或许我们从出生那刻其便通过互联网于世界“相连”了。被称作 “千禧世代” (Millennials)也好 “最伟大的世代” (the Greatest )也罢,我们有着同时身处虚拟世界(社交网络)和现实世界的特权,我们是 “The Ones”。

 

从 Self-portrait 到 Selfie 

 

 借着社交媒体和不断进化的手机,自拍照(Self-portrait),随着它在网上的传播,已经演化成了自拍(selfie)。而通过照片编辑 app,我们掌握了快速变成理想相貌的魔法。

——

——

有位摄影师记录下了这一转变。来自美国温哥华的摄影师 Teresa Eng (现居伦敦)曾于 2013 年参加了在中国的驻地艺术家计划,当她在 2015 年旧地重游,巨大的社会和科技转变让她无法侧目。

——

“这激起我作为摄影师的好奇心和创作欲,于是我扛着中画幅胶卷相机,以街道广告牌和霓虹灯作为照明,在重庆各大购物中心周边开始了我的拍摄。”

 

透过胶卷相机的镜头,Teresa 分别拍下了做为主体的年轻人,然后在对着他们的手机,拍下他们各自最满意(最有代表性)的一张自拍照。一张代表当下的自己,一张暗示理想的自己。

——

 

每副作品以被摄者的 QQ ID(QQ,大陆流行的社交通讯软件)来命名,

——

——

来自过去胶卷摄影、代表当下的自己的肖像照、暗示理想的自己的自拍照。当这三者被安排在一起,相互作用,摄影师 Teresa 意识到:自拍已经脱离传统艺术里中反应真实自我的本质,转为一种富有理想主义的创造物。Performative Public Identity  (自我塑造的公众形象) 这个用来形容 Andy Warhol 的名词,放在当下似乎也毫不过时。我们就是各自公众形象的造物主。

 

——

“自拍反映了拍摄者对自己的一个期望,以及希望被视为特定群组一员的意愿。” Teresa 在采访中提到。

 

——

关于摄影集装帧

作品中既对立又统一的映像也表现在摄影集的装帧设计上。根据负责设计的工作室,Teresa 特地找他们设计了摄影集的函套(slipcase)。

——

——

 

——

摄影师希望书籍的封套有类似二色滤光镜的效果,能够映照出读者的脸,但在颜色上却是失真的。因为采用的材料只允许特定颜色的光通过。这封套就像我们所使用的美颜 app,虽能改变我们的面相,但却无法改变我们的本质。你还是你。

——

——

——

——

图片来自:

Teresa Eng

Nirvanacph

——

——


weblogo

MALT麦芽
WWW.MALTM.COM
MALT 麦芽是一个关于想象、美学及创造的
在线内容分享平台;
它来源于我们多年观察、研究与分享的
众多领域集合的成果。
我们会为品牌提供定制化的新媒体内容推广、
如需商业合作请邮箱:INFO@MALTM.COM
☟保存/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公众号☟
SHUMANSHE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