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Phoebe English

 

Phoebe English是一个英国的奢侈服装品牌,男装女装都有,服装创造注重精细的工艺和衣服的美感。精湛的工艺让衣服有了自己独特的气质,对纺织品和最终制作完成也保持着不妥协的态度。注重手工和设计本身,思考服装如何与身体的运动相互作用,希望尊重构成,而不是装饰。

Phoebe English给每一个模特都配对了一个相同的牵线木偶,穿着同样的衣服,只是尺寸更小。女装系列包括网状渐变,由打结弦松散腹板制成的上衣和裙子,以及曲折的褶皱。黑色,白色和米色的阴沉的色调让无脸娃娃看上去有些许邪恶。

蒙面无脸牵线木偶们穿着迷你版的时装悬挂在2017伦敦时装周中,是不是有几分诡异?

02 Gareth Pugh

 

Gareth Pugh (加勒斯·普),是继John Galliano、Alexander McQueen后,吸引许多媒体目光设计师。 Gareth Pugh 是另一个时尚怪人,带着厌女症特征的先锋派,属不可穿着时装的“阴暗”派别。S&M 风格的马尾辫,Jelly 铸模的连体衣、疯狂的立方体帽子、膨胀黑色树胶配饰,PVC泳装、爬满毛茸茸“老鼠”的上衣……全由无法分辨性别的模特来演绎。他的时装美学几乎无法被主流接纳,他的时装秀更像是超越T台的行为艺术。即便是个另类,他依旧被看作伦敦最受关注的设计新人。建立自己的品牌不久,却收到了伦敦时装周上最令人渴求的入场券。

 Gareth Pugh品牌的设计理念充满了隐喻和象征,招牌设计则是关于“形式与内容”的实验性创作。设计师通常会使用一些“毫无意义的荒谬外形,可穿着的雕塑”等理念去“有意识的歪曲人体”。各种风格截然不同的元素混合在他的设计作品中,使得处处充满了矛盾对立的关系,给人丰富的视觉享受。
 Gereth Pugh他将重型材料弯曲成管,包裹和笼状,让红色和黑色的衣服看上去更像盔甲,而非衣服。其他衣服的特征是皱褶的金属片,从腰部伸展到面部,全部呈现在时尚电影中,而不是传统的时装表演。

 

03 Richard Quinn

 

Richard Quinn因去年荣获H&M设计大奖,而备受关注。“具备全面的素质”、“具有商业潜力”并“崇尚可持续发展”,这是H&M创意顾问对他的评价。

“我想创造人们想要穿的作品,我想我们已经做到了。”

如同最终展示的作品,Richard Quinn在人形身上覆盖多种视觉冲撞强烈的面料和印花。设计师将高级定制的剪裁结合自己研发的各种面料,在新与旧之间找到了一个有趣的节点。宽大的肩膀、鲜艳的印花、不好好穿衣的造型,他的风格,正是当下的情绪。

缎面长袍,撞色的花卉图案,这种风格是Richard Quinn擅长的。模特儿从头到脚被包裹起来,西装也是蓝色的天鹅绒和犬牙花纹的图案。

 

04 Marta Jakubowski

 

Marta Jakubowski 出生于1985年的波兰,成长于德国,又在中央圣马丁和皇家艺术学院深造,设计风格慵懒而又充满无处不在的 oversize 。此后,她选择了英国时装协会的孵化项目 NewGen 来展示她的设计,并和 Alexander Wang 有合作。

自从2014年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毕业秀中首次亮相,展示了一系列衣服之间连接成火车的场景,Marta Jakubowki迅速有了她的同名标签,“可穿戴的线条”。

在这季中,她解构定制的夹克和风衣,让他们更加独特,又不会影响穿行,绿色,红色,紫色这些大胆的用色看起来像酥软的奶油色系。

 

05 Chalayan

 

现今流行的时尚都是一派胡言!速度太快,过于商业化和太着重策略了.

- Hussein Chalayan

“我双眼所见的,只有Instagram和社交媒体。这使我们处于“绝望”的状态,我们活在与时间竞赛的时代,我们害怕错失任何时刻,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
Chalayan所说的正是今季的设计概念:
其一,迷失于电子世界,软弱的我们倚赖别人的意见而活,
其二,同时却因这些意见使自己变得有「权力」

可能有人认为追随潮流,左拼右贴达致美丽的销售成绩是为成功.Chalayan今天告诉你事实并非如此,大家还记得他设计的「家具系列」吗?那张懂得变身的桌子?还是裙子?那套可以变形的椅套?还是连身裙?(点击可查看)
这刻你会说,我不能穿着这伟大的概念上班去啊……又如何?也许我们的行业正是需要这样的一个设计师,提醒一下我们活得如何「糟」,穿得如何「丑」?

若你忘了不要紧,今天Chalayan用S / S 18的系列,重新介绍他一直所追随的一套,他脑袋常装满有趣的概念,造的衣服当然是概念,如此难度高的作品也能造出来,你又何需对卡拉扬同时设计的商业品担忧?

我们看见Chalayan在颜色故事上循序渐进的时间线,由一抹“绝望”的灰色西服套装打开序幕,接着的是黑,米白,彩色的针织,几何的修长连身长裙作续。诠释是为了庆祝卡拉扬设计称身的契合之传奇声誉。 Magritte’s surrealist paintings of lovers entwined by white sheets

不少的造型以薄纱包围面部作配饰,同时配戴太阳眼镜于其外。设计师指这绝对不是有关伊斯兰的评论,而是有关个人身份的认同,以及我们对自己的表达。灵感来自一 超现实主义的油画,这个设计是令使用者感觉自己得到权力,同时别人看他们却是感觉奇怪。

来到整个系列的尾声,正所谓好戏在后头,这部分的焦点均落在模特儿头部 – 缀满施华洛世奇水晶的板块,紧密地包围模特儿的面部,正面的角度一根头发都看不见。这会令大家想起平日望着自拍完的电话屏吗这会不会成为最新的潮流:时尚与「电子」的合体 – 自拍神器的极致(滤镜都不用了)?

 

 

 

weblogo

Malt麦芽

www.maltm.com

Malt 麦芽是一个关于想象、美学及创造的

在线内容分享平台;

它来源于我们多年观察、研究与分享的

众多领域集合的成果。

我们会为品牌提供定制化的新媒体内容推广、

如需商业合作请邮箱:info@maltm.com

☟保存/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公众号

SHUMANSHE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