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Visual History of Type

作为书和字型的爱好者,在书桌上出现一件两者的混合物,而且还是重量级的一件,简直就是盛宴!

由 MuirMcNeil 工作室的 Paul McNeil 编写,Laurence King 出版的《字型的视觉史(The Visual History of Type)》就是这样一场盛宴。比起简单的再版印刷,这本包含350张插图的672页的精装书的发行可能具有更大的价值。在这本书本月正式发行之前,我们与它的作者 Paul 进行了一场对话,以便让大家深入的了解这本书编辑和设计过程中的来龙去脉。


Paul McNeil 
Paul McNeil 访谈
可以和大家介绍一下您的背景吗?

2001年重新回到伦敦印刷学院(London College of Printing)读取文字研究的硕士学位之前,我已经作为平面设计顾问的角色工作了三十多年。我过往的设计实践主要集中为科技与传播领域的商业应用和非政府组织进行品牌与企业视觉识别的设计工作,但近些年来我逐渐减少了商业工作,转而更多的从事设计教育。在2010至2016年期间,我在伦敦传媒学院(LondonCollege of Communication)教授研究生课程并且也担任文字研究硕士课程的负责人。我和 Hamish Muir 在2010年共同成立了新的工作室 MuirMcNeil 以进行一系列综合的设计委托和独立设计项目,在这里我们进行的所有实践都是用基于系统(systems)的方法探索解决视觉传达问题的途径。

为什么要做这本书?又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和这个形式?

我对字型与文字设计这个处于传播交流中心的领域一直怀有浓厚的兴趣,我也在自己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一直不断的学习和研究,积累了大量的书籍和设计过程中的样本等相关资料。对我来说,文字设计远不仅仅是一种设计元素和设计工具那么简单。几年之前,我发现除了Jespert、Berry 和Johnson 编写的具有深远影响的《字型百科全书(Encyclopediaof Typefaces)》和 Sutton与 Bartram 编写的《字型图录(Atlasof Typeforms)》分别从1953年和1968年起不断被再版与重印之外,似乎就再也找不到其它的能够明晰讲述字型历史的著作。此外,在和自己的学生们日复一日的相处和工作中,我也不断的觉察到他们相比之下对于字型历史脉络理解的匮乏。所以,我也想要用这本书填补这块空白,不仅是为了让它能够成为有用的工具书,去帮助设计师理解字型的工作方式和设计的种种原因,也是为了梳理这些字型历史中包含的对技术的丰富连接、与不同时代美学的关联、以及对于社会和思想演变反映等。可以说字型就是人类文化的一种的微观流露的代表。

显然很多人会觉得这本书的结构应该是按照字型类别划分成 Old Style、Neo Grotesque、Display 和 Didone 等章节,但在我对这本书早期的研究和计划中,我发现这样的定义会带给人们一种完全错误的印象。传统的对于字型的定义方式缺乏连贯性,尤其用一种粗暴的方式按照历史时期、地理位置或者其它主观感受分类,这也给人们造成一种错觉,好像所有东西都可以在这种范畴下被定位,也可以一直这么做下去。这么做也把那些无法被划分在单一的标签之下的字型排除在外,尤其是在数字化字型设计开始以来,这种现象变得更多。

MuirMcNeil 工作室

 

虽然我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创造了大量的印刷物设计,但我也同时积极的避免自己用传统设计修辞方法做设计。在很多书籍中,你会发现版式和文字设计做足了对读者目光的吸引,似乎想要用这种方式弥补内容的不足,用设计教育家Ian Noble的话来说也可以叫“把愚蠢的东西变得漂亮(make a stupid thing lookpretty)”。然而,在《字型的视觉史》这本书中所使用的处理方法恰恰与上述的相反,目的在于我想要为读者提供一份明确且权威的考察文件,呈现从印刷刚诞生的15世纪50年代直到今天为止被设计和生产出的所有重要的字型,并通过一份当代的文件样式着重强调这些历史字型样本最真实的原貌。此外,庞杂的内容让这本书的最终呈现变得非常厚,也出于想要尽可能按照原始尺寸呈现图片,让书的开本也比较大。书中收录的超过320个的字型通过有效的组织全部都用跨页的方式呈现,而且均分别配有对其设计发展、表现和应用的简洁的文字说明,以及固定的相关信息检索表格。

这本书具体是如何被设计完成的呢?是否可以向我们介绍一下这个项目的规模、耗时、故事,以及过程中的决定等等?

总的来说,这本书从最开始的想法到最后的实现跨了7年半的时间,伴随着我的教学和其它各种实践工作,当然,这期间也包括因为种种原因的停滞时间。整个项目可以被划分为最初提案并与Laurence King 商讨花费的1年、在选题和图片收集与研究上花费的3年、用于写作的2年以及最后用于对书编辑设计的1年。整个过程中我发现所有的研究工作都很有意思,书的设计工作是一种计划中的任务,而对于整本书的写作,可以说是最艰难的部分。同时担任作者和设计师这两种身份,让实现这本书的过程中相当一部分时间都是独自一人的努力,甚至可以说有一点孤独,所以我可能更喜欢像从前一样在一个团队中工作。但是这本书的成功离不开下面这几位朋友的支持:整本书图片素材的研究者 Giovanni Forti,用他极大的耐心和毅力收集到远超过我预期的从古登堡学会(Gutenberg’s Textura)到Cassandre 的 Bifur 等一系列的素材资料;协助拍摄所有图像的摄影师 Ida Riveros;在最后阶段加入我们,既勤奋又幽默的编辑 Philip Contos。

对于这个规模的书籍项目来说,它的实现少不了来自很多人的贡献,他们在这个过程中分享自己的专业知识,提供一系列的资料,我尤其要提到对于这本书极其重要的伦敦 St Bride 图书馆。我在那里翻阅惊人的馆藏中的各种历史样本,度过了很多愉快的时光,也要感谢图书管理员 Bob Richardson 提供的帮助。我得说,St Bride 图书馆绝对是个无与伦比的资源宝库,希望它一直好好的留存下去。

尤其对于今天的学生们来说,他们常会通过数字媒介获取各种刺激,甚至当今的设计史和设计教育也都被大量的数字化取代,在这种情况下,您觉得这种开本和价格的实体书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虽然数字媒介在今天被广泛的使用,但无论是在教育上还是其它方面,我并没有觉得它像你的问题中暗示的那样彻底的取代的印刷媒介。人们常习惯性的去用一种完全相反或完全改变的方式理解事物,比如看见很多人都通过屏幕获取讯息,而后就认为印刷已经完全死去。但我们可以找到很多证据证明新旧媒介能够并存,也将很可能继续这么存在下去。印刷出版曾作为唯一的媒介,已经肩负大众传播的职责相当长的时间,虽然说在一些特定的方面印刷物依然比数字媒介更具互动性、更及时也更个人化,而且与相同内容的数字出版物不同的是印刷物总有一种与投资它成比例的价值存在,也更容易追溯到信息源头,更不像数字内容一样需要花费很多验证真实可靠性的消耗,但这只是关于媒介与相互协调的一些模糊的说法。

对于《字型视觉史》这本书来说,印刷出版毫无疑问的是首选媒介,因为它提供了对于内容与形式最直接的关联,正如你看到的书中大量的内容和资料本身就直接与印刷有各种各样的连接。在此,我也要由衷感谢 Laurence King 对于这本书的巨大投资才让它最终呈现在大家眼前。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计划要制作一份数字版本,但我也并不是捍卫传统媒介的保守者,在 Kindles 和 iBooks 盛行的今天,我们也可能将会把这本书制作成一个网站,并用严谨且高标准的编辑与策划的态度持续扩充资料的数据库。

您是如何决定哪些字型应该被放进书中?哪些又不需要?又有没有哪些你喜欢的最终在书中有遗漏的字型?

因为我在文字设计的领域已经沉浸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至于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思路,但在编辑的过程中我也有很多有价值的新发现,比如1922年的 Bremer Presse Antiqua 和2015年 Sandrine Nugue 发行的 Infini。所有这些都被通过表格清晰的罗列出来,在我拜访图书馆馆藏以及从 Laurence King 的图片研究者得到精选后的图片的同时也保持着持续的增补。书中的320多种字型都是经历过时间检验的经典之作,比如一代又一代读者都发现Garamond 和 Baskerville 具有可以被轻松阅读的识别性,印刷商和出版商也一直把这两款字作为高质量文字设计的标准,它们兼具了效率与美学的双重考量。

 

但是,由于这本书的目的在于呈现每个阶段发展的精准图片,因此书中的一些字型可能只拥有幸存下来的的少许简洁的资料说明和展示。此外,书中还收录了一系列极具开创性的实验性的设计,它们可能在商业上均以失败告终,或者从未被发行过,但却都为文字与字型设计领域提供了新方向上的探索。即使这些被收录的实验性的设计中有很多都存在着争议,并且可能会被认为缺少关联、不正确、过于局限、过时,或者被认为是丑陋的代表,但这不妨碍它们被谨慎的挑选下来,以帮助这本书的脉络和叙述更加完整。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我觉得字型对人有彻底的吸引力,并且它是人类心灵手巧的产物,对人类文明发挥的影响比任何其它的事物都要大,而且依然在继续。我对书中收录的每一个部分都怀有足够的兴趣(即使是 Comic Sans 和 Arial ),我也真诚的希望大家也同样欣赏它们,至少是它们中的大部分。每天我都能够看到新的字型诞生,我也很希望能够把它们收录进书中,比如 Bely、Nordvest、Brutal 等,但我也很高兴不用去担心我无法改变的事情。

近期还有其它的书或者字型之类的工作计划吗?

我正开始做一个关于书的材料的研究工作,从速记(stenography)到象形文字(pictography)等,以更深入的去了解语言和呈现它的所有可能的可见形式的关系。因为现在刚开始的早期阶段,我也可能在未来完全的转变研究的主题,但我希望能够进展下去。

感谢 Paul 花时间和我们分享这些,也谢谢 Laurence King 的校对。我可以毫无偏见的说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字型书中的一本,也非常值得花这样的价格去购买。这本书真的值得通过印刷发行的方式呈现在大家面前,它也可能将是我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参考资料,也希望设计学生们和专业设计师们也同样喜欢它。快把它加入你的愿望清单里吧!

参考文献:陆俊毅_设计现场  Creative Review       文本翻译:段智华      引用图片:Laurence King

weblogoMalt麦芽

www.maltm.com
Malt 麦芽是一个关于想象、美学及创造的
在线内容分享平台;
它来源于我们多年观察、研究与分享的
众多领域集合的成果。
我们会为品牌提供定制化的新媒体内容推广、
如需商业合作请邮箱:info@maltm.com
☟保存/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公众号
SHUMANSHE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