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不论如何也没想到,1982 年在北京,他再次做回了自己。改革开放初期的北京,没人知道席卷世界的波普浪潮(Pop Art),也没人会认得身处这股热浪顶端的安迪·沃霍尔。Hey 安迪,你就是个普通人,嘴巴别张得像后面的石狮子一样。

 

 

意外的北京超 VIP 之旅(安迪:“我以为只是普通的出差……”)

 

在意外发生前,这原本只是场普通商务之旅。安迪·沃霍尔受香港富商之子 Alfred Siu 所托为他新开的西式俱乐部,I Club,创作英国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公主的肖像画。合约谈了,画作完成了,安迪开始收拾行李了,意外就发生了。

 

画完这两幅画后,安迪本该回美国的

 

Afred Siu 为安迪·沃霍尔一行人准备了个大惊喜,一场 VIP 规格的北京行。这是安迪第一次来大陆,也是他最后一次。从到达北京的第一天起,“安迪·沃霍尔”这个公众 “UI” 被抛弃。在首都人民眼中,他就是个普通人,(虽然相貌比较奇特)。

旅途中安迪游客模式全开,一路拍照下来。随行的私人摄影师 Christopher Makos 也把不带面具的安迪留在了他的底片上。Makos 回忆道:“在这短短几天,我们看到了最为私密的安迪。”

 

 

 

 

一路,安迪自己拍了许多“游客风”的照片,很多很多。

 

“在北京,他完全放下包袱了。你会发现他的很多照片和游客拍的别无二致,食物、建筑、路边的标语、街头理发师……” 摄影师兼朋友 Makos 在采访中说道。

 


安迪在北京的每天都充满了惊喜。尽管每天都很开心,但安迪对新环境还有这些抱怨 – 他反复说道:“噢,为什么这里没有麦当劳,这不应该呀。还有我们的房间里太多蟑螂了,我不得不用防风外套包紧身子睡觉!” 呃,安迪老爷子,当时北京就这样子,您后来可不就习惯了嘛?

 

 

中场休息时间 – 安迪本次行程的短片

 

出于巧合,这次中国行竟然对他的创作影响甚大。

 

安迪时常被路人拦住交谈,多数是因为他突出的相貌,而并非与他的 Mao 系列肖像画有关。对,就是那位领导人。随着尼克松 1972 年乒乓球外交的成功,喜爱名人的安迪·沃霍尔将他的创作伸延到了当时中国的领导人,他将人物的政治背景和影响里剥去,用他标志的大胆色彩和笔触来描绘人物。

 

安迪·沃霍尔首次在天安门看到原版的主席画像时,“额,好大,而且比我画得好多了!”他感叹。这份影响持续将近十年,期间安迪·沃霍尔制作了 400 个不同的版本。

 

不少评论分析,安迪重复拼接图像的
表达方式和他在中国的旅行有关。

 

 

还有同年在香港拍摄的彩色宝丽来底片

 

 

安迪的重复拼接自画像

 

“所以你看,这次中国之行对安迪创作上的影响是无比巨大的,中国的书法和符号甚至改变了他的签名的方式。” 好友摄影师 Makaos 之后回忆道。同样重要的是这些照片的历史意义,通过安迪的视角,我们能能重温那段中国刚刚开放的年代……就是画面会有点“安迪”,有点“沃霍尔”,有点波普。(完)

 

 

 

图:Courtesy of Phillips

 

 

Malt麦芽

www.maltm.com

Malt 麦芽是一个关于想象、美学及创造的

在线内容分享平台;

它来源于我们多年观察、研究与分享的

众多领域集合的成果。

我们会为品牌提供定制化的新媒体内容推广、

如需商业合作请邮箱:info@maltm.com

☟保存/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公众号

SHUMANSHE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