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中,我们将选择什么呢?沉重还是轻松?

巴门尼德于公元前六世纪正是提出了这一问题。他看到世界分成对立的两半:光明、黑暗;优雅、粗俗;温暖、寒冷;存在、非存在。他把其中一半称为积极的(光明;优雅,温暖,存在),另一半自然是消极的。我们可以发现这种积极与消极的两极区分实在幼稚简单,至少有一点难以确定:哪一方是积极?沉重呢?还是轻松?

巴门尼德回答:轻为积极,重为消极。

他对吗?这是个疑问。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轻、重的对立最神秘,也最模棱两难。

在站立与坐下两者之间,又何如来界定轻与重呢?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又是从何时开始学会坐下呢?而由此衍生出来种种关于坐的礼仪、以及广为流传的的明式家具,其实是在提醒人们如何在坐下的同时,合乎礼的规范,而并非如丹麦人所认知的简洁。

世界就是在一堆堆真诚的误会中,变得圆融而又荒谬的。


Babu

Babu是由西班牙的设计工作室toru开发,用6mm的一块皮做成的造型,向后折叠形成靠背,然后用很小的黄铜脚来支撑整个结构。Babu设计的灵感来源于一次难忘的沙漠之旅。在那里,人们会感觉到离大地是如此之近,躺在上面休息,与无边的景色融为一体。

Babu是一个休息和冥想的地方,可以放松,可以远离外界,给自己一个独处的空间。

Babu是轻的吗?但在它的背后,却是沙漠游牧民族数千年的孤独。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hi Babu,坐坐吧。


Iroko

采用天然素材的 Iroko座椅是由意大利设计工作室Andrea Tognon Architecture设计。

Iroko造型简洁:两层混凝土制作的圆柱形结构构建了座椅的基础,拙壮而有量感,在顶部的结构中斜切出一道裂缝,在其中嵌入木板作为椅背,倾斜的角度令背部倚靠起来舒适一些。当放置在户外时,阳光透过树叶的阴影照射在座椅上,好像大自然为Iroko创造了天然的图案,一切都是这样舒服,无违和感。

Iroko的造型没有一丝丝多余的语言,简单得仿若是孩子的想象,却令Iroko拥有了某种魔力,仿若雕塑,安静地伫立在空间中,抵御时光的侵蚀。

那么Iroko是重的吗?或许吧,亚平宁半岛吹来的海风,仿佛都有历史的尘埃杂夹其中,久久不散。

那么,您喜欢以哪种方式,放松您最饱满的肌肉群组呢?

weblogo

Malt麦芽

www.maltm.com

Malt 麦芽是一个关于想象、美学及创造的

在线内容分享平台;

它来源于我们多年观察、研究与分享的

众多领域集合的成果。

我们会为品牌提供定制化的新媒体内容推广、

如需商业合作请邮箱:info@maltm.com

☟保存/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公众号

SHUMANSHE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