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工业时代,是人类举步维艰的在历史的长河中,以我们主流的意识形态为主宰而创在出的一个全新的时代,与前工业时代有着本质上面的不同,我们需要的不只只是从简单的商品之中得到的快感,而是更加在乎灵魂或者思想层面的某些需求,当每当一个全新时代的来临,社会大众的价值观主流意识形态都会显得有些无所适从,对于过去的否定,对于新思想新事物的全权接受与否,这样的抉择总让我们觉得无所适从。这也是后工业时代最大的悲哀。

翻开近代史,你会发现我们人类的进步,科技的进步,背后都能够看到战争的身影,小岛地区间的冲突 大到国家直接的正面冲突,归根结底除了政治经济利益之外那就是意识形态之间的差异。当然在每次战争之后,我们反复讨论就是人性的伟大,当然阴暗面我们总是避而不谈亦或是轻描淡写的带过,就像理想状态下相互作用的物体之间假设不存在摩擦力一样,选择性的逃避也许就是我们人类与生俱来的本领。

一二次世界大战,对于现代文明的主流价值观可以说是一个重建的过程,其中第二次世界大战对于今天的人类依旧影响深远,除了世界格局的重建,那就是西方价值观的全世界输出,对于人类思想的一次集体整合,我们其实和工业化流水线上传送带上面的物品没什么两样,在这个后工业的时代。当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我们进入了非宗教主义阶段,存在主义的诞生,我们反而有些无所适从了,就像是灵魂里面的塔基被抽里一般,思想失重了。

Beat generation”垮掉的一代“ 的出现满足了新思潮所具备所有的必要前提,人们对于所有现有的一切秉持着对立的状态对于未来的迷茫,对于国家权利机器的对抗,对于性和自由的追求,民权运动的火种也点燃了世界人民对于阶级压迫心中那不可承受之痛,这些特立独行或者狂妄自大的年轻人用手中的诗词,吉他,生活方式去争取自己的权利,去改变这些陈旧与迂腐的制度,去以另一种全新的角度看世界,去寻找真实的自我。 

📽

Brave New World/ 美丽新世界

有一种东西叫做自由主义;不称职的自由,受苦的自由,不合时宜的自由。有一种东西叫做民主。好像任何人之间除了物理化学性能平等之外还有什么东西也会平等似得。

BOB DYLAN

Like a rolling stone

     john lennon 小洋野子

Love&Peace

JIMI HENDRIX

Woodstock Rock Festival

Woodstock Rock Festival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头,这是愚昧的年头;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天,这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Route 66  Mother land

Easy rider /逍遥骑士

所谓长大成人就是第一次产生一种无法弥补和无法挽救的感觉;我们认识到,每走一条路,就一定有许多其他的路未走,许多路永远也不会有人去走。成年的甘苦糅杂的才识总是不同于青年的冲动的激情;但是经验之路并不一定以徒劳和挫折告终,正像青年的憧憬不一定由于天真和希望一样。

“我们既回不去伊甸园,也到不了乌托邦。”

Into the wild /荒野求生

我想那么年轻,干净 ,那么寂寞地生活着。直到自己可以毫无防备的突然失踪在马路上的那一天。

On the Road/在路上

在我心中,真正的人都是疯疯癫癫的,他们热爱生活,爱聊天,不露锋芒,希望拥有一切,他们从不疲倦,从不讲些平凡的东西,而是像奇妙的黄色罗马烟花筒那样不停地喷发火球火花,在星空下像蜘蛛那样拖着八条腿,中心点蓝光砰的一声爆裂,人们都发出的惊叹声。

The Motorcycle Diaries/摩托车日记

半个世纪以前,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里,出现了被称为“垮掉的一代”的人,在面对生命意义的追问时,他们找不到答案,于是只能叛逆地走在路上,用惊世骇俗颠覆一切正常的社会规范,以此来证明生命存在的意义。用无聊来表达意义,那是发达国家的人们无法超越时代的命运。但是在贫穷落后的拉丁美洲,却养育了像切格瓦拉这样的理想主义战士,他们不安的生命和年轻时代的激情,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最终和底层人民的站在了一起。

 PARIS, TEXAS/德州巴黎

在人生支离破碎、生命趋向尽头中展现生命的意义,在远离现实的荒诞中复苏爱与生命的动力,在这近乎南辕北辙的归途中阅尽生命的风景。

THE BOAT  THAT ROCKED/摇滚电台

  “那是令人目眩神迷的一个年代。无论是大红大绿的鲜艳装束,还是令人心潮澎湃的摇滚乐,甚至是小众的同性恋的爱情,都是那么迷人。要记住,1960年代只有一次。”

The wall /迷墙

“那是凄凉的1944年的黎明时刻,深秋的寒意,带来了撤退的命令。在敌军坦克的包围之下,指挥官必须不计牺牲地保住桥梁!……”
战争是人类文明的梦魇。
我们辛苦地进化,勤奋地学习知识,拚命地发展科技,可是我们却无法消除战争!一旦战争爆发,所有的科技手段和成果都被动员起来投入战争中,结果好象是人类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能够更多更快地相互屠杀!
文明能够让我们消除战争吗?
事实是最先进的科技成果,总是最先被用于军备竞赛中!
那么,文明的意义是什么呢?!
谁也不知道新的更具毁灭性的世界大战(核战争)何时爆发,谁也不知道冷战(东西方之间的仇恨、猜忌和冲突)何时结束,谁也不知道人类文明将向哪个方向发展与转变。
人类为什么相互屠杀?!
人类能否停止相互屠杀?!
哲人的回答似乎毫无意义,因为最伟大的哲思也阻止不了军备竞赛和人类大规模的武装冲突。
每个人都害怕被别人杀死,所以每个人都拚命磨刀霍霍。
“妈妈,他们会送我上前线吗?妈妈,我会死吗?”
少年平克的忧惧,其实也是整个人类的忧惧。
繁荣的表象可能会掩盖很多东西,可能让我们遗忘很多东西,但是,一旦战争的幽灵显现,文明的脆弱和可疑立刻就凸现出来。
遗憾的是,战争的幽灵始终在这个星球上四处飘荡!

This is England /这就是英格兰

在君主立宪制的英国,战后的社会发展与美国截然不同,社会阶级的对立,贫富差距的加大,这个国家并没有向美国那样孕育出公路文化,他们以punk和摇滚乐的形式宣泄这对这个社会制度的不满,但相同的是弥漫在年轻人中的热血激进不满和对于未来的迷茫和信仰危机,当我们学到那些政治正确的事物被全盘否定时,才发现这个社会病了。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肖申克的救赎

试着留住一些信念,在它们丧失殆尽之前。它们也许无法最终实现,也许无法让我们更有意义的活着——甚至对于我自己而言,它们只会愈加带给我来更多的虚无感。然而我知道我有多需要这样的虚伪与自欺,因为你可以说我在做梦,但我不会是仅有的一个。

One Flew over the Cuckcoo’s Nest/飞越疯人院

明就像是混乱和黑暗的深洋上面薄薄的一层冰,可以出离实体高度抽象化的,它不仅可以存在于美国,它可以存在于任何角落。

Taxi driver /出租车司机

“ 现实下,我们都试图在寻找一种高尚的洁净的生活,同时我们又不可避免的作出龌龊的事情,滋生污秽的思想。因为了解到自己的污秽所以对他人也产生同样的想法,所以会冷漠的对待旁人,小心翼翼的保护自己,所以我们成为一座一座的孤岛。自我封闭起来的孤独。 ”

Deer hunter/猎鹿者

六分之一间的苍凉与无奈

The moon and sixpence/ 月亮与六便士

我们每个人生在世界上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被囚禁在一座铁塔里,只能靠一些符号同别人传达自己的思想;而这些符号并没有共同的价值,因此它们的意义是模糊的、不确定的。我们非常可怜地想把自己心中的财富传送给别人,但是他们却没有接受这些财富的能力。因此我们只能孤独的行走,尽管身体相互依傍却并不在一起,既不了解别的人也不能为别人所了解。

Fighting Clud /搏击俱乐部

痛 ,所以我存在。


📱

在现如今,人类发展到一个相对文明的后工业时代,工业文明的发达已经让人们开始感觉受到惧怕,在某种层面上面来讲我们已经在思想上向原始文明退化,价值观和信念已经站在道德的边缘,我们都是科技时代的野蛮人。

后工业时代-信仰在空中飘荡🎈

 

 

weblogoMalt麦芽

www.maltm.com

Malt 麦芽是一个关于想象、美学及创造的

在线内容分享平台;

它来源于我们多年观察、研究与分享的

众多领域集合的成果。

我们会为品牌提供定制化的新媒体内容推广、

如需商业合作请邮箱:info@maltm.com

☟保存/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公众号

SHUMANSHEJIwebQ-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