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is  Mizrahi  是一名来自于纽约布鲁克林的摄影师善于捕捉人物内心脆弱的一瞬间。

Harris Mizrahi


摄影对于我来说,就是用来发泄他内心堆积的情绪。就像人们可能会去踢一场酣畅淋漓的球赛,或是聆听一段美妙的音乐一样。

而我,当快门以 4000 / 秒的速度快速闭合的瞬间,我从长期抑郁的情绪之中解脱出来,内心慢慢变得平静。


有些时候,当我感到情绪难以控制时,我便会独自驱车到离家很远的地方,试着让自己从现实生活之中抽离出来,当然也不会有回家的打算,因为那样也许会让我的情绪波动更加剧烈,所以我可能会在路上呆上几天,有时候甚至更久。但有时候也很巧合不知不觉的将车开回家中,当时就连自己也没有意识,可见当时脑海相当混沌,我相信很多人在全身心投入创作时,有一段时间的情绪都是很难解释清楚地,我喜欢称他为个人创作的糊状期  

这段期间对于我的身心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疲惫不堪,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因为对我来讲让你们大家看到我所拍摄到的作品是最为重要。

由于我性格上面所存在的缺陷,还有性格之中极为脆弱的一面,我也需要得到大家的认可和接纳,这也是对我尤为重要的一种自我治疗的方式, 由于在摄影前我一般都会和被摄影人有接触和交流,这样对于情绪的把控会有很大的帮助,也比较容易共鸣。并且很容易从人们那里得到理解和认同,所以不论做什么事情,方式还是尤为重要,磨刀不误砍柴功嘛

在拍摄陌生人时,场面会有点尴尬:在将相机举起的那一瞬间,我能感受在拍摄者与被拍摄者之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受:不信任,一些怀疑。因为我们素不相识,这样的感受也在所难免。但是作为一名摄影师来讲还好吧,总会遇到的,不是吗?

 

📷 👨‍🎤

其实拍摄人物真的挺困难,虽然我也是一个颇具经验并且小有名气的摄影师。但是要准确地呈现人物内心脆弱的一面,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那种藏在内心深处的脆弱情绪真的是很难捕捉,毕竟就是一瞬间,有时候连续拍摄一周,都不会有一张让我感到共鸣的作品。

但有时,我们之间也能够很快地进入状态,在情绪上彼此牵引,此刻的作品往往也会令我感到满意,由于我们相互之间的坦诚相待,我也常会被邀请到他们家中做客,并且共享晚餐。这种感觉总是在我内心脆弱的时候能够温暖到我。

有时候我也会静静的思考一些问题,试图去了解事情的本质。对我来说,照片总是充满两面性,并且含义截然相反:照片所表现出来的事物是真实的,情绪是真实的,但是我也会告诉自己,它只是一张图片,仅此而已,其中的情绪也许只是为了配合而已,即便是真实的,也只是那一秒表现在镜头面前,如果在日常生活之中,人们依然会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隐藏在面具之中, 如果这样看来,那么摄影对我来说也许就失去了原有的意义了。

其实摄影本身就是一个游走在梦幻与现实之间,从未倒向任何一边。在黑暗的空间,光甚至不能到达的地方,充满希望。
倍感遗憾的女人

当我摆出这个姿势时,我的脑海里其实什么也没有想。这片区域的人和我都差不多这里就是我的全部,有时我怀疑是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每个人的生活都差不多,直到我搭上了一辆去加利福尼亚的汽车,原来这个世界上面有很多我从未见过的新鲜事物,可是我已经不再年轻了。

美利坚🇺🇸

只有在经历过残酷的战争,才会明白那些正义、理想、公平这些所谓的价值观只是政治家的富有激情的演讲词汇,他们的口沫飞溅,但没有人会真实的在乎你,这个个体。

我和我的比特🐶

看到这样和谐共处的场面,我的内心也可以得到片刻的宁静。长空之下那低分贝的哀嚎让我摆动的灵魂得以慰藉。无刻度时间轴上的哲人 

面对镜头我总是显得无所适从,就好像全身裸露的暴露在聚光灯下,总是让人感到焦虑不安,如果生活是一个绘画大师,在他眼中我就像那气候多变的落基山脉,密西西比河上侧倒的孤帆,广袤非洲草原上迷失的斑马,我现在在哪 ,到底是谁? 站在被烧焦的电杆旁,百年之后没人知道我是谁。
巴士少年 🚍

这里就是我的全部,我最喜欢的就是车灯,看上去像是汽车的眼睛。无声的呐喊😱

三十年前的我在我们的街区是所有男人幻想的对象,唯一的。爵士酒吧因为我变得一票难求,因为我是唯一的,所以你看到了今天的我。
没有人会理解和接受我的想法,有时候我自己也不会,相信你也不会。

old drinker 🍻

这个酒吧换过三个老板,每一个我都很熟,重新装修过两次,但是几乎都没有什么变化,和我三十年前来的时候一模一样。现在不会有什么年轻人来这里,我他妈也不清楚现在的年轻人都在想什么。

1960’s🤘🎸
“要做爱不要战争” 那个年代总让人心向神往。

难以理解的情侣👩‍❤️‍💋‍👩

这里和半个世纪前没什么差别,就连漂浮在河面上的那个横木也都一样。有时被他们钓上来的鱼我都在怀疑是不是半个世纪前被钓上的同一条,似乎这里的一切都被魔法诅咒过了。没落的帮派分子🔫

我曾经认为我在五十岁会退休,过上体面地生活,在迈阿密的沙滩上面抽着只有黑市上面才买得到的哈瓦那雪茄,被来自拉美的或者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地方的美女投怀送抱,但你知道现在人们已经不在崇尚暴力了。

依旧对生活充满了激情👙

我向很多男人展现过我的身体,但是像这样还是第一次,镜头下反而更加自然,他毕竟不会像别的男人一样盯着你的乳房,或者想要我摆出他们需要的姿势。

窘迫的老人

这在这里已经有四十多年了,我平生走的走远的地方就是去墨西哥,我很庆幸出生在了美国这一边。

朴实的修理工🛠绝望与无助
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最矛盾的莫非于寻找那个所谓的平衡。

unknown
别人像看待怪物一样看待我们,因为我们就是大家所谓的社会边缘人,谢谢你。


这一系列的照片反映出摄影师当时的内心状态:那种重度忧郁和双重人格交织下随时都会崩溃的精神世界,就像掉进死寂而无边界的死湖,而摄影对于摄影师本人就像是一个悬浮在身旁一侧的浮木,支持并给与生存的动力与希望,每一个接受摄影的陌生人对于摄影师来说也是一个出口,将自己与外面的世界连接起来,其实我们每个人也都有很多面,那些我们也许不曾相识或者曾有过交集的那些陌生人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情绪或者行为便是积压在我们心底的一面,或许他们从未存在而只是我们意识的一个倒影,让我们情绪得到暂时释放和必要的自我认知而已。

再次感谢照片中所出现的每一个陌生人。

weblogo

Malt麦芽

www.maltm.com

Malt 麦芽是一个关于想象、美学及创造的

在线内容分享平台;

它来源于我们多年观察、研究与分享的

众多领域集合的成果。

我们会为品牌提供定制化的新媒体内容推广、

如需商业合作请邮箱:info@maltm.com

☟保存/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公众号

SHUMANSHEJIwebQ-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