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Y Logo。由著名的图钉工作室 ( PushPin ) 插画师梅頓·戈拉瑟( Milton Glaser)设计。

“如果你爱他,就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
如果你恨他,就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

 

每当听到法兰克·辛纳屈的这首New York ,New York时总会不自觉地陶醉其中,不仅仅是因为这首上世纪20年代的百老汇爵士乐的旋律如此让人神往,更是人们对于纽约这座城市那深深的爱和向往。

美国的城市总是会挂着两扇旗,国旗和州旗,部分地区会挂三面旗,城市的市旗。纽约便是这样挂三面旗的地方,市旗高挂在纽约市政厅的楼顶,随处可见的纽约州州旗,却很少见星条旗,有人说这正是代表了纽约人的与众不同。纽约客们高冷,却又随性。忙碌,却又懂得生活。时而非主流,却又正经异常。你可以在洛克菲勒大厦前看到那些趾高气昂的社会精英忙碌穿梭,又能在中央车站邂逅一次浪漫;你既可以在华尔街看到穿着上千美金西装忙碌的金领人士,又能在百老汇上街的路旁看到人们坐在路边咖啡厅悠闲的享受生活;你既能在布朗克斯大街上看黑人舞者的绚烂舞技,又能在百老汇剧院正经危坐地欣赏《狮子王》,《悲惨世界》、《西贡小姐》等名剧。纽约的生活就是这么的丰富多彩,绚丽和夺人眼球,让人无法自拔。

纽约又是浪漫的,正如电影里的那样,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却又给我们悲伤,当赫本用她并不完美却极其真挚而忧郁的嗓音唱出那首月亮河的时候,又让无数人为之动容……无论何时,在纽约的机场或是中央车站,总会时常见到这样的情景,既有恋人们分隔两地重逢时的喜悦,又有分别时的依依不舍。这样的事情不是总在电影里才发生,而在真实的生活里,你却又会将此情景当做是唯美的电影场景。每当走在上西区的格林威治村的红矮房子周围,仿佛又能看见欲望都市中凯丽和男主角的美丽邂逅。而这,就是纽约,一个历史悠久却又时刻迸发激情和浪漫的城市。

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纽约人总是说,他们的生活才刚刚开始,纽约是一座真正的不夜城,夜幕降临后的纽约城,处处展现了纸醉金迷的繁华。正如F。S。菲茨杰拉德在《了不起的盖茨比》中写道“在纽约大都会迷人的黄昏时刻,我有时感到一种难以排遣的寂寞,点燃的香烟在里面造成一个个模糊的光圈。幻想着我也在匆匆赶去寻欢作乐,分享他们内心的激动,于是我暗自祝福虚度着夜晚和生活中最令人陶醉的时光”。当霓虹灯闪烁时,城市的天际线缩短了范围,但黑暗中的未知部分似乎在无限扩展。这个世界之都就像隐约站在在黑暗中的舞女,虽然不可见到真容,却仍然具有着不可抗拒的动人魅力。

 

纽约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移民城市。在这里汇聚着来自全球各地的精英,他们在这里开始新的旅程,不不断地变化,延伸自己的故事。但长期居民被迫出境的速度令人震惊。 


高档化过程经常与“城市更新”和“振兴”等术语混合在一起,对主要城市贫困居民造成破坏性后果,令后者无处为家。Tom Slater 将高档化视为“经济不平等的空间表现”。简而言之,高收入群体和投资者侵入了中低收入群体的生存空间。令他们无处可栖身。

The Original New Yorkers 是关于纽约原住民的肖像系列,由摄影师Sakaguchi拍摄。 主题在家中或工作场所拍摄,并要求提交手写笔记,描述高档化对个人的影响。或是给纽约新移民的“公开信”。 然后将未编辑的笔记与肖像并置。

Sakaguchi 希望通过摄影唤醒人们对于过往时光的回忆,尤其是帮助那些受到高档化潮流影响的纽约原居民发声,Sakaguchi 的项目被LensCulture 的陪审团认可为2017年LensCultrue的肖像奖

 

一位温柔而安静的姑娘🙍🏾

中产阶级进程计划实际上就是对人们的一种限制 ,新移民来到了那些世代生活在纽约本土的老社区, 当我说新人时,我所指的白人当然是来自科尼岛的俄罗斯人和来自于纽约东南方的波兰人 其实美国的黑人一直在布鲁克林这片地区居住了数百年 : 以Flatbush为例,布鲁克林的加勒比地区现在正在被金钱和权力所侵蚀。 据我所知,纽约市的每一个租赁地点都围绕在布朗克斯旁边。 那是因为白人害怕把布朗克斯变中产阶级化进而激怒他们。 因为布朗克斯是纽约市最大的非洲人口之一。 来自非洲的非洲人和来自美国的非洲人,并且你最好要相信,如果你不去招惹他们大家便会相安无事,如果你去压迫他们,将他们赶出自己的家园那他们一定会为之反抗。而现在我住的地区在在布鲁克林的“克林顿山”, 在这改名之前,这里只是个简陋的建筑。

Boshia © Haruka Sakaguchi

© Haruka Sakaguchi

挺火爆的大哥🕶

亲爱的香草:

这是我的家!
而不是你的游乐场!
进来,请予以尊重。
我他妈的不需要交(教)你去怎么做。
但是必要的时候我会让你知道怎么去做
当然我相信生活中好的事情要多于坏的事情。
希望你能够让我感受到它的真实性。

Boogie © Haruka Sakaguchi

© Haruka Sakaguchi

 

一位摄影师先生 📸

在我的一生当中,很多人走进了我的生活很多人也从我的生活之中走了出去,在每个不同的地点我都会遇到新的朋友,每个街区都能遇见很多非常有趣的人

Louis © Haruka Sakaguchi

© Haruka Sakaguchi

一位朋克姑娘 👨‍🎤

每当我在皇冠地区的高铁下车,我都会感到内疚和不安,然后向那栋被重新装修过的战前老旧四层的公寓走去,我对布鲁克林的身份并不是很了解,
但我知道曾经有许多家庭住在这里,但最终都被强制的搬离了这里,因为资本家利用了这里的一切去赚钱,重新装修之后便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搬来这里。
我所住的公寓就是这样被重新装修过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感到内疚, 就像我从某人那里拿走了本来属于别人的东西一样。
每个月,都会有一个家庭搬出去,然后公寓进行重新装修,在一个看上去不是很起眼的社区其实可以赚到更多的钱。
每天我都可以看到一个新建筑,不论是居住的公寓还是办公的大楼都拔地而起,然后吸引更多的人搬来这里,然后他们会发现和我一样内疚,三年前他们根本没有想过会搬来这里。
下一代需要居住的地方,我们应该为他们建造一些容身之处并且能够保证他们不会被强制被搬离他们的住所。
我建议以稳定的租金出租给需要长期居住的租客,为今天的租客创造新的模式和更加安全的空间。

Charisma © Haruka Sakaguchi

© Haruka Sakaguchi

看起来有点狂野的女性👩🏿‍🎤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的社区已经彻底的变成了皇冠高地的高档社区。还有社区里面的市场也被重新整顿然后向人们开始提供更加健康的食品,而且价格也开始持续走之前一些闲置的用地也被建成了公寓大楼。我的室友最近跟一个刚刚搬到公寓拐角处的新邻居说,他们住在同一地区。 她开始告诉她,一个两个卧室每月支付约3,000美元。认为这是一座新建筑,但距离家庭住宅和商店距离家具和商店仅几步之遥,由于占用空间而被认为具有较低的房产价值。但是,我门前的改变并不是唯一会影响我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注意到了我的房东在场的转变。对于我公寓需要修复的问题,他的反应不那么敏感。我觉得现在通过电话和语音留言多次提醒,只是为了听到更新。我几乎觉得这个计划是假设让战前的建筑恶化到不能居住。

© Haruka Sakaguchi

© Haruka Sakaguchi

酷酷的大叔,收藏了好多球鞋 ⛹🏿

我不是针对所有来到我的城市的新人都是表示完全的欢迎。 就像你现在居住在一个新房子里,你应该表现出尊重把他当作你最后一个居住的地方,这样你也会得到相同的对待,因为你永远记住这一点。 这是第一个重要的规定,不要表现的让人感到厌恶,这样你会很好。 非常感谢你。

Kem © Haruka Sakaguchi

© Haruka Sakaguchi

酒吧老板,好像有点不开心 🍹🍾

亲爱的纽约新人,
我的父亲来自布鲁克林,我的母亲来自皇后区我的祖母曾经担任曼哈顿主要邮局的第一位女书记员。我的妹妹和我都出生在纽约。不幸的是,由于我父亲的工作搬迁,我们不得不搬到费城,但是纽约市是我的全部,所以我迫不及待地要回来。
近23年后,直到1994年我在酒吧开始工作后,我已经发现该社区经历了许多变化。租金大概翻了两番。音乐家,演员,艺术家和其他五颜六色的人物都慢慢从这里被推赶出去,即便这里是自制的一个镇,但是依旧很难支付其中的生活成本。
我工作了几十年的酒吧依然存在,但是租金上涨几乎是不可持续的。在租金之上,经营费用高昂,水费,许可证,保险费,税费,信用卡费用,商品成本等。…附近的潜水酒吧在当前的环境中已经无法生存。而对于酒吧客人服务的调酒师现在也变的越来越少了。
我了解和爱过的纽约现在几乎认不出来了。为了这个…我真的很难过。

Joanna © Haruka Sakaguchi

© Haruka Sakaguchi

像是一个旅行家 🛣🚕

当我乘坐在一条拥挤的火车上时,我首先注意到了这一点。…一个体型硕大的男性已经把我挤到了车内一个冰冷的金属杆上,我不得不将自己的身体从他的面前挪开,当 第96街门打开。 我正期盼着车内角落坐在椅子上面看书的那个白人女孩停下阅读她手中的那本书然后下车,然后她接着将书翻了一页,此时车门已经关上。

103. 110. 114?125? ( 应该是在想报警电话。)

门打开后她把书放进包里,然后向车外走去。 不久之后,我开始注意到更多的白人在哈莱姆下车。 更多的人把我送到街上。 许多老旧墙体的酒吧,更多的瑜伽工作室。 干净的街道,新鲜种植的树木。 我之前游玩过的公园里面那高耸的建筑物…这个现代的城市不是我的城市,这些咖啡店并不是为我而设。 之前的平民区从未让我感到恐惧,而现在平民区的改变让我感到了惶恐与不安。

Kassandra © Haruka Sakaguchi

© Haruka Sakaguchi

屯货的大哥,你的花鞋子好酷 👟

谢谢你摧毁我的社区。

随着您租金没有限制的疯狂上涨,新建的酒店和亚洲主题餐厅和酒吧。并且感谢那些醉汉平日夜里的喧嚣和吵闹让这里变的更加安全。 在这个社区40年之后,我以为这不可能发生,但是你做到了。我的孩子已经不可能生活在像我之前所生活在等社区那样走在街上,对所有你认识的家人叔叔阿姨打招呼。我的孩子也不知道以后凌晨回家会有什么遭遇并且是否安全。 我的孩子不会有吃饭不用付钱因为待会父母会去付钱的机会。 感谢您让我的唐人街消失了。

发生在纽约的任何一个地方

Elliot © Haruka Sakaguchi

© Haruka Sakaguchi

看起来像是一个女文青 👓

中产阶级奢侈化发生在纽约的任何一个地方。 我已经看到了高档化对我的家人和朋友的影响。 每年我的母亲都在艰辛努力照顾我的兄弟姐妹而且我生活的成本也不断上涨。 我的父亲不得不离开国家,因为他在纽约市根本买不起房子了。 价格居高不下的问题并没有越来越好。 很快我很可能像我父亲一样离开。

Mayana © Haruka Sakaguchi

© Haruka Sakaguchi

红发的黑姑娘。电影爱好者对吗?🎬

亲爱的新移民,
感谢你让我意识到我来自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之一! 去你妈的,因为你不在乎他最真实的模样而总是去改变它。 现在我被一大堆“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的人弄的焦头烂额,他们想变成某种人,但是他们已经不知道他们已经忘记了他最真实的样子,布鲁克林不是文化。它让我成为了现在的我, 它真实,有激情并附有创意。 这些人完全相反,每个人都是从不同的地方来到这里; 觉得他们需要重新调整和重塑我的城市。 你为什么不找到你真正的目的,并欣赏你来自哪里?
中产阶级化是一个又爱又恨的关系。 我喜欢“可爱”的咖啡店,便利商店。 但是我讨厌那些试图融入的人们的“狂欢”和“陈词滥调”的态度。
谢谢你,去你妈的! 我张开双臂欢迎你

Tacha © Haruka Sakaguchi

© Haruka Sakaguchi

把你的眼光移开。注意看信 👗

亲爱的新人,
我张开双臂欢迎你,但请谨慎行事。你来到这里并不代表你会带这里做出很大的贡献,我们爱纽约就像是爱我们自己的家人一样,这里充满历史,文化多样性, 我们很满意这样的文化。希望你能够花时间融入你想要融入的文化。 我可以尊重你的存在, 但是这是我们的家,不要让我们感到你像是一个被遗弃的人,请推广我们对于布鲁克林的爱。

© Haruka Sakaguchi

© Haruka Sakaguchi

好帅气的打扮 👩🏽‍🎨

我是在纽约市出生和长大的第一代摩洛哥裔美国人。我的父亲把我的妈妈带到曼哈顿东区的又一个稳定长租的一个公寓里并且当娶她当作妻子。当我的父母分开的时候,我的母亲在这个狭小公寓里抚养我的姐妹,此时我已经是一个单身母亲住在一个良好的社区但是我有一个祈求,那就是有可以负担得起的公寓,周边有优秀的学校和中央公园和在夏天有景色优美的街景。曾经有业主试图买下我母亲的房子让她搬离这里,但是如果生活在纽约的东南方,它的生活品质还有租金的费用都不能喝这相提并论。记得当我妈妈结婚时,她很快的意识到了纽约市的租金是不是开玩笑。所以当她离开我父亲的公寓时她把公寓留给了我的妹妹,当然这对我也是一个新的挑战。现在已经有新的人接管了我妹妹的公寓并且有十五年之久,从童年的角度来讲确实伤害到了我们对于童年的回忆。这可能就是人们对于金钱的贪婪吧。

© Haruka Sakaguchi

© Haruka Sakaguchi

哥们,别卖洗衣机了,来段黑炮吧  🤸🏾‍♀️


我不介意我所在地区的变化。 布鲁克林更安全,在我看来文化已经扩大。 我觉得艺术如何获得更多的动力,而老调咖啡店总是离奇的。 现在我有一个焦耳商店,有时会在超市和一个伟大的购物中心购物和看电影。 我们不必担心毒品或帮派暴力。 我们可以专注于生活,享受布鲁克林布鲁克林的新旧感觉。

© Haruka Sakaguchi

© Haruka Sakaguchi

安永和茶餐厅,你食佐饭未啊?🙅🏻

亲爱的唐人街新人,
你吃了吗?
这是我们在唐人街社区迎接彼此的深切关怀,爱与尊重。
我邀请你做同样的事情。
了解组成新邻居的人。 想像。 问问题。 与你的邻居交谈。 了解他们的故事,以及他们的家人如何定居在我们所知道的紧密社区中。
我要求你深思,成为一个社区的居民到底意味着什么。
无论您是否选择,您都有责任。
所以..
你会如何贡献?
您将如何积极参与您的唐人街社区?

 

© Haruka Sakaguchi

© Haruka Sakaguchi

 

第一眼看到弗里达了🖼

这是一个噩梦般的开始。之前一切都平淡无奇直到两个月前我知道收到被驱逐通知。突然间,我发现我已经不属于这里,我被从家中踢了出来。 我变成自家公寓的入侵者。这一切看上去都很荒谬。
我想念家里的感觉,在家里。
我想念我的低租金。
我想念我的邻居
我的民众。
我的家。

以上这些观点都是纽约本地居民对于纽约经济的中产阶级化的观点与看法,并表述了经济发展和新移民的到来,对于他们日常生活的所产生的影响与改变。从他们的观点不难看出对于纽约这座古老而又充满活力的城市的个人情感以及对于纽约现在的巨变的不满。

正如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同的人对于纽约的爱恨是不一样的,纽约既是天堂也是地狱,但是正如那句“If you can make it here, you can make it anywhere。”

                                                                                                              纽约,我爱你。

 

weblogoMalt麦芽

www.maltm.com

Malt 麦芽是一个关于想象、美学及创造的

在线内容分享平台;

它来源于我们多年观察、研究与分享的

众多领域集合的成果。

我们会为品牌提供定制化的新媒体内容推广、

如需商业合作请邮箱:info@maltm.com

☟保存/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公众号

SHUMANSHEJIwebQ-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