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是情感的速写。”——列夫·托尔斯泰

歌德有一次听到了贝多芬的交响乐,被音乐所感动,以至泪如雨下。托尔斯泰听到柴可夫斯基的第一弦乐四重奏第二乐章《如歌的行板》的时候,一样被音乐感动而热泪盈眶。

“听完他的音乐,这世界上再没有什么是不能原谅的了”
弗拉基米尔·霍洛维茨阔别60余年之后,回到自己的故国再次登台演奏。一首舒曼的《童年情景》令台下的听众潸然泪下。
萨特谈到音乐,曾有这么一番意见,挤在音乐厅观看演奏及是荒谬的,音乐,应该独自倾听。但别忘了,他是萨特。而今天,你会卸下所有的情绪,把自己交给音乐,在音乐厅中听上一回美妙的交响乐,让神性的律令,来倾听你的灵魂吗?

那也得是在完美的音乐厅中,你才能倾听到自己的心灵吧。我想,得具备什么样的魔力,才能设计出完美的音乐厅:除了提供无与伦比的声音体验外,音乐厅还是一个城市的灯塔,唤醒人们的情感,照亮他们前行。

我们来看看全球最美的音乐厅的设计吧,希望你能聆听到巴赫,马勒,贝九…一切能唤醒你美妙记忆的天籁之音… …

1441558467_opera

1

 广州大剧院

广州大剧院由第一位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女性、英籍伊拉克设计师扎哈·哈迪德设计,宛如河流中被冲刷平滑的鹅卵石,广州歌剧院十分完美和谐的座落在河畔的基地上。

设计理念来源于自然景观的概念以及建筑与自然之间有趣的相互作用;运用了侵蚀和模拟地形与地貌的手法。河谷概念以及卵石在水中受到侵蚀过程的影响。河谷的折线限定了歌剧院的轮廓及区域,切割强烈的内部和外部峡谷,便形成了交通,大堂和咖啡馆空间,并将自然光线引入到建筑的内部。

歌剧厅内不对称的构造、流线型的墙体和特殊的凹槽,在国际顶级声学大师哈罗德·马歇尔的精妙测算下,传递出震撼而近乎完美的效果。

1333128993_1299010746_1062_ib_zha_58503 2 1

Finished Building : Exterior

2

洛杉矶沃尔特·迪斯尼音乐厅

沃尔特·迪士尼音乐厅﹙Walt Disney Concert Hall﹚位于美国加州洛杉矶,由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法兰克·盖瑞(Frank Gehry)设计,这座超现代的大型建筑成为了洛杉矶爱乐乐团的新家,同时它更是以其动人心魄的独特外表成为美国第二大城市洛杉矶的新地标,成为一个音乐爱好者和旅游者共同膜拜的艺术殿堂。

造型具有解构主义建筑的重要特征,以及强烈的盖瑞金属片状屋顶风格。他的厅内设计上,充分考虑了演奏大厅内的视觉效果、温度以及座椅的感觉等因素。建筑外观的不锈钢钢板高高耸立,让人联想到高速帆船、盛开的鲜花或是折纸。音乐厅主厅的墙面和天花板均采用花旗松制成,表面呈波纹状;故有人将置身其中聆听演奏的感受,比作仿佛进入大提琴或小提琴的内部。音乐厅的另一设计亮点是,在舞台背后设计了一个12米高的巨型落地窗供自然采光,白天的音乐会则如同在露天举行,窗外的行人过客也可驻足欣赏音乐厅内的演奏,室内室外融为一体,此一设计绝无仅有。在音乐厅里聆听音乐不仅是听觉上的享受,更能一饱眼福,特别是音乐厅内的中央风琴,它被人们昵称为 “薯条”。走出音乐厅,可以自助游或参加导览游,在第三层的花园俯瞰城市风光和玫瑰形的Lillian Disney 喷泉;喷泉采用代尔夫特瓷器碎片建造而成,用于纪念Lillian Disney,因为没有她就没有这座音乐厅。16

68764_004.tif

harpa_kvold

3

冰岛哈帕音乐厅

冰岛雷克雅未克音乐厅和会议中心坐落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陆地和大海相接的边界,仿佛巨大的放射状雕塑,折射出天空和海港以及跃动的城市生活。

壮观的外立面设计是建筑师、冰岛艺术家和德国工程公司密切合作的结果。孤岛似的场地可以一览围绕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的大海和群山的景致。建筑的外立面设计灵感源自自然。本地独特的玄武岩构造也为几何外立面结构提供灵感。十二边形的几何模块系统“类砖”由玻璃和钢材构成,整座建筑仿佛色彩的万花筒,折射在1 000多块类砖构成的南立面上。

光线和透明度是建筑的关键元素。几何模块的外立面营造出水晶般的结构,捕捉并折射了光,促进建筑、城市和周围景观之间的相互呼应。主要构思之一就是将建筑“非物质化”,以静止的实体呼应周边的色彩,比如城市之光、海洋和天空的色泽。由此,外立面依据不同的视角而产生变化。景色不断变化,建筑物的外形色彩也不断变化。

The concert hall. Harpa Concert Hall and Conference Centre in Reykjavik, Iceland, is designed by Henning Larsen Architects and Batteriid Archtects. Tha facade was developed by Henning Larsen Architects in collaboration with the artist Olafur Eliasson.

harpa1%e5%89%af%e6%9c%ac7845412198_1de7edb540_b summer16_iceland-layover-reykjavik-harpa

the-boston-symphony-with-andris-nelsons-in-rehearsal-marco-borggreve

4

 波士顿交响乐厅

波士顿交响乐厅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内,由纽约的麦金米德怀特公司(McKim, Mead, and White)的建筑师查尔斯・弗伦・麦金(Charles Follen McKim)设计,于1900年10月15日落成,便取代了波士顿音乐厅成为波士顿交响乐团的新驻地,目前是波士顿交响乐团与波士顿流行乐团的驻地。大厅高61英尺,宽75英尺,由后墙到舞台前共125英尺长,舞台墙面向内倾斜以使声音集中。除木制地板外,整个大厅以砖、钢铁和石膏建造,并加以适度装饰。侧面包厢的进深非常浅,这样可以避免消声。大厅的格子平顶以及装有塑像的三个侧面使每一个座位都能获得极好的音效。大厅的舞台上刻着贝多芬的名字,是唯一一位名字刻在波士顿交响乐大厅里的音乐家,因为他是唯一一位所有理事一致同意把名字刻在大厅里的音乐家。

andris-and-bso-on-stage-at-symphony-hall

Andris Nelson conducts the 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 in his ingural concert as music Director, 9/27/14. Photo by Chris Lee

bso-final-4
the-sage-gateshead-over-roofs-credit-anthony-sargent

5

英国圣盖茨黑德音乐厅

英国著名的圣盖茨黑德音乐厅( The Sage Gateshead),坐落在英格兰东北部沿海城市盖茨黑德市,是由英国国宝级建筑大师诺曼福斯特設計的现代化音乐厅,造价12700万美元。音乐厅紧挨泰恩河边,河北岸就是纽卡斯尔,因此与泰恩河上的七座大桥群组合成别致的风景区。音乐厅的造型远远看去就好像一个巨大的银色花生壳,音乐厅的周身由一面面正方形的大镜子组成,在河水的映衬下银光闪闪。临河的一面又镶嵌了几何形状的透明玻璃,远看仿佛是河对岸建筑的反射,因此将建筑本身与环境非常巧妙地结合起来,现代化的造型与千年古城融洽相处。

img5 img2 img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