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y Warhol 变成了吉露果冻,Jeff Koons变成了镀金杯里的热白巧克力,Cindy Sherman则变成了一个漂浮的撒着亮片儿的粉色冰激凌。这些都是由Caitlin Freeman创造的可以食用的艺术,Caitlin Freeman是一个艺术家,她从SFMOMA(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的艺术作品中获得灵感来制作甜点。同时她也写了一本书《Modern Art Desserts》来记录自己作品的制作方法和故事,以及自己的理想工作:用食物反映艺术。

Jeff-Koons-White-Hot-Chocolate

moma_sf_sherman_drink_4

home-design-besides-deliciously-evoking-famous-artists-caitlin-freemans-modern-art-desserts-together-with-ideas-plus-furthermore-freeman-also-outstanding-lichtenstein-cake

avedon-parfaitideas-and-modern-art-desserts-also-caitlin-freeman-plus-magnificent-bradford-cheese-plate-interior-decorating-besides-deliciously-evoking-famous-artists-freemans-728x881

81gjHTV4d0L

Freeman早先和朋友共同经营者一家叫Miette甜品店,后来在2009年她和丈夫 James在SFMOMA的楼顶花园开了一家Blue Bottle咖啡厅,同时她还带来了艺术家兼甜点师的Leah Rosenberg和助手 Tess Wilson。他们这个团体富有创意、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奇思妙想。他们根据 Richard Serra的大型钢铁雕塑制作的作品还收到过侵权通知信。

tumblr_inline_n96btlDlsb1s7sq77

BLUE BOTTLE的每一个甜点都来自SFMOMA的馆藏或者是即将展出的作品。它们看起来有趣而且美味,既有丰富的风味和口感,还有映射艺术的能力。这些甜点的配方大部分都很复杂,但也并不全是。比如她受Frida Kahlo 的画作《wedding portrait》的启发制作的Kahlo Mexican Wedding cookies就很简单,“它们不仅美味而且口感合适还有浓浓的核桃味。”

tumblr_inline_mr96udyk6C1qz4rgp

tumblr_inline_mr96urN3me1qz4rgp

Freeman说自己能成为一名糕点师,都要归功于画家 Wayne Thiebaud(一个专门画甜点的画家)的启发, 当她还是一个学习艺术的学生的时候,她就受 Thiebaud的disneycake启发决定成为一名糕点师,而她的书就是写给 Wayne Thiebaud的情书。她最喜欢做的就是奶油乳酪蛋糕,而这也是Thiebaud最喜欢画的。虽然这两个蛋糕爱好者至今还无缘见面,但是Freeman每年都要在自己的咖啡厅改为Thiebaud举办一次生日会。在Freeman的作品中除了著名的Thiebaud和Piet Mondrian的模仿作品之外,她还在近几年中创作了将近70件现代艺术甜点。

Wayne-Thiebaud-Yellow-Mickey-Mouse-Cake-1998

1962-around-the-cake

Wayne1

trio-of-cakes_custom-9d53fece2720eacd919e3927c7d83ff350d50a62-s900-c85

纺织品艺术家Ruth Laskey的 two-color weavings变成了一款概念化的苏打,每个颜色都有不同的味道。比如柠檬苏打配浅枣红色的冰块,泡泡糖苏打配紫罗兰色的冰块,Freeman对于颜色和口味的重叠很感兴趣。但是当她在制作 Andy Warhol那些绿色、蓝色、红色、黄色的肖像的时候她遇到了一些困难 ,她想做一个血腥玛丽的果冻,但是又不想用食物色素,所以她想到了蓝橙皮酒。最后,他们用蓝色成啤酒果冻,坎贝尔西红柿汤和伍斯特果冻,还有芹菜、辣根果冻做成了一个多层的Andy Warhol吉露果冻,也叫血腥玛丽果冻。这个味道想想也是酸爽。

51159600_lemon-soda_1x1

Laskey柠檬苏打和浅枣红色冰块

tumblr_inline_n6wxdv3pZ71s7sq77

Modern Art Desserts. ANDY WARHOL JELLO

但是,他对于实物色素的反感却被 Mondrian蛋糕打破了,预先染色的蛋糕块用巧克力酱粘在一起,在淋上一层厚厚的巧克力酱。看起来秀色可餐,但是Freeman也注意到不只她一个人对食用色素有所畏惧:“人们都会先吃黄色和红色部分,但是通常都会把蓝色的部分剩下。”

Left: One of Piet Mondrian's grid-like color block compositions. Right: Caitlin Freeman's cake homage.

在Freeman的咖啡厅里你总能迟到最新鲜有机的材料,就连水她用的都是最干净的,因为“干净的水会让食物尝来更美味。”

近期Freeman的作品中有一个启发于Gary Winogrand的摄影作品,是一个大胆的多媒体项目。当她描述这个作品时她说:“我们选择的照片是一个两个人在一个平台上跳舞的照片,看起来就像一个冰激凌蛋糕,所以我们做了这个“荒谬的”多媒体蛋糕,并且在盘子里内置了一个MP3播放Stevie Wonder的《Sir Duke》,这首歌正好是那张照片拍摄的,好像他们就是在跟着这首歌跳舞一样。我们用镭射切割制作了两个小人放在蛋糕上跳舞.”这些甜品通常都很有概念性和文学性。就像由Jasper Johns作品启发的奶酪三明治一样,看起来那就是他的作品。“他的作品的造型就是在一个板上房了一个面包,所以我们锁了一个芝士三明治,然后把它放在一个等比的和原作一样的板子上。这个板子巨大,人们需要把它抬回自己的桌子。”Freemn说。她喜欢自己的创意使得艺术更加平易近人,每当她走进加州画家的艺廊(特别是 Diebenkorn和Thiebaud)的时候,她总想把画带回去,而且说:“做甜点是我将一些东西私有化的方式,好像我真的将它偷走了,变成我的一样。”

winogrand-cake1000

几年前,Freeman还曾为SFMOMA的庆典制作了和博物馆馆建筑外形一样的蛋糕。但现在这些都已经成为历史了。SFMOMA于2013年休业整修,于今年五月份重新开馆,可是Freeman和她的咖啡厅却已经不在了。由于竞标失败,她的咖啡厅被另一家于餐饮企业经营的咖啡馆取而代之,而这家咖啡还在贩卖着和Freeman的概念及其相似的甜品。当Freeman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她并不愤怒,只是有一些失望。当她看到这些仿制品的时候,她意识到自己的确是在做一件美好而有意义的事情,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博物馆不再要想她的作品和精神。当然作为一个艺术的长期爱好者,Freeman还是会一直坚持自己的艺术美食道路,因为她始终认为食物是将人们连接在一起的另一种方式。

tumblr_inline_n96bq9kTS61s7sq77

 下面是一个关于BLUE BOTTLE作品的制作过程的视频。受美国建筑师Buckminster Fuller 在旧金山海湾建立一个漂浮村庄的提议,BLUE BOTTLE模仿它的造型制作一个漂浮着棉花糖的热巧克力。不同于其他热巧克力,为了营造海湾的氛围,他们用旧金山海湾的海水做成盐,并将其撒在棉花糖上。这样的搭配听起来还是挺想尝试一下的。

1437091445-0 home-trends-together-with-deliciously-evoking-famous-artists-caitlin-freemans-modern-art-desserts-combine-ideas-along-plus-freeman-include-amazing-fuller-hot-chocolate-728x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