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胶、卡带和CD不断远去的年代,人们聆听音乐的媒介基本上都已经转变成了便携式音乐播放器或者智能手机。曾经流行了一个世纪的黑胶唱片只花了十几年就被CD完全取代,现如今又渐渐再次复兴,这是一个崇尚怀旧的年代,老唱机下缓缓倾泻出的乐曲也伴随了一段曾经记忆,当黑胶老唱片在唱机上伴着唱针悠悠地回转,便将现在的人们引入了过去那个年代。
blue-ice-single-the-ice-record-project-1-600-34896
黑胶又称Long Play,听黑胶唱片会感觉声音是立体的,音质淳厚、温暖、完整。而瑞典乐队Shout Out Louds就为实体唱片几乎要消失的年代带来了一股“清风”——用冰材料打造的唱片。
Shout Out Louds,是瑞典的独立流行乐团,于2001年在斯德哥尔摩成立,最初由Adam Olenius(演唱)、Ted Malmros(贝司)、Carl von Arbin(吉他)三个儿时伙伴组成;后来Eric Edman(鼓)和Bebban Stenborg(演唱,键盘)也加入了他们,并开始创作歌曲。

Close-up of a record on a turntable, Mexico City, Mexico

他们创作的头三首歌成为他们第一张Demo音带的基础,这些歌曲吸引了瑞典Bud Fox唱片公司的老总Filip Wilen,他很快签约了他们。乐队用整个2002年来创作歌曲,并在同年12月录制了四首作为首张EP,这就是2003年发行的《100°》。从一开始乐队的能量和旋律性就已经就绪了,之后乐队在瑞典国内和斯堪的纳维亚进行巡演。接下来是两支单曲《Hurry Up Let’s Go》和《Shut Your Eyes》;在2003年10月乐队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专辑《Howl Howl Gaff Gaff》,在瑞典得到全面认可;2004年被乐队用来巡演,并发行单曲《Please Please Please》和《Very Loud/Wish I Was Dead》以及EP《Oh, Sweetheart》;他们接下来签约了美国Capitol公司,2005年5月美国版《Howl Howl Gaff Gaff》发行,这张专辑有瑞典版专辑的歌曲加上一些早期单曲和EP音轨组成,在美国与独立乐队the Dears一起巡演以及一些电台表演更提升了他们的知名度;2007年发行了专辑《Our Ill Wills》,由Bjorn Yttling制作,专辑色调更加阴沉忧郁。

Shout Out Louds-15他们披着60年代美国摇滚与瑞典浪漫文学风格,弹奏着花草复古的暖阳音乐,传达浪漫、洒脱、悲伤、爱情和欢乐等思绪,如Blle & Sebastian、Raveonettes般让人着迷。初听Shout Out Louds会仿佛回到青春的年代,那么苦涩,那么无奈,好像是青春最后的挣扎,那种浪漫的气息是不能用语言来表达的。Shout Out Louds-05▼ 他们在2013年2月推出新单曲《Blue Ice》,来自专辑《Optica》Shout Out Louds-07这首歌讲的是关于逝去的爱情,为了强调主题的毁灭性,他们便与广告商TBWA Stockholm合作期间里,他们发行了一份限量10张,且用冰块制造的唱片。在这个限量版发行的音乐礼盒中,装有一块薄薄的唱片底片和一杯蒸馏水,需要将水倒进模具中,再将整体放入冰箱冷冻,这之后会得到一个冰块唱片,冰做成的专辑绝对能够播放,虽然会有一些颤音和爆音。

但当你真正听到这首歌时候,你会被震撼,唱机上播放的唱片会在空气中随着时间和温度融化,如同看到逝去的爱情一般,渐渐风轻云淡,这也是《Blue Ice》想传达出来的情感,不禁让人想起1900那张碎掉重新拼起来的唱片。

blue-ice-single-the-ice-record-project-2-600-26860
▼ 将蒸馏水倒入模具中,使用蒸馏水是为了让唱片没有水泡更加光滑Shout Out Louds-04
Shout Out Louds-09

一直以来Shout Out Louds沉寂三年多未发新歌,三年酝酿出的精品,自然要多花些功夫,他们决定找营销创意机构TBWA来帮忙。说起TBWA的历史,它是在1968年,由Jay Chiat和Guy Day建立的Chiat/Day广告公司;1970年,由Tragos、Bonnange、Wiesendanger、Ajroldi四个来自不同国家、背景和拥有不同经验范畴的广告人合力组成的欧洲广告组织;1995年,Chiat/Day被Omnicom收购,并与Omnicom 1993年时收购的TBWA合并,形成现在的TBWA/Chiat/Day。
ice_record_02

TBWA一直崇尚放荡不羁的创意,既然新单曲名为《Blue Ice》,何不在这曲名上下功夫?比如说,用冰做成唱片?Alex Fedlund指出,他们与很多专家们协商过,所有的人都说这个点子不可能实现。可又实在难以割舍,想想那是一件多么“酷”的事情!用冰做成的唱片,不单与《Blue Ice》的曲名宛如天作之合,一定也会让歌迷们大吃一惊,毕竟谁也没有见过,传播效果便也不愁了,于是他们便自己DIY。Shout Out Louds-06
Shout Out Louds-11
“在弄到到歌曲后,我们开始实验,办公室变成了化学实验室,整个团队测试了很多种液体,很多干燥技术,还有很多模型。其中最大的挑战就是冰里面的气泡,和混乱的微小纹路,经历很多的测试和错误检查后,发现可以用蒸馏水来制造音轨,它能提供很高的清晰度和平整的表面。在使用中,只要冰开始溶解,唱片的功能性和音质立马会消失不见,所以一个硅胶外套会附在上面,以确保它能够在冰箱外使用。”

我依旧单曲循环着这首歌,它不禁让我想起《追忆似水年华》的普鲁斯特( Marcel Proust )是这样描述爱情的消逝:“我们听到她的名字不会感到肉体的痛苦,看到她的笔迹也不会发抖,我们不会为了在街上遇见她而改变我们的行程,情感现实逐渐地变成心理现实,成为我们的精神现状——冷漠和遗忘。”但是,他笔锋一转,说:“其实,当我们恋爱时,我们就预见到了日后的结局了,而正是这种预见让我们泪流满面。 ”

就像《Blue Ice》中的歌词一样:

It hurts when I breathe
It hurts when I speak
You want everything I own
Everything you wanted
I keep running away, running away, running away
You keep fading away, fading away, fading away
It always ends in the same way
The sun gets in your eyes
I won’t be surprised that next time
These blue eyes came out of the blue
Out of the blue, blue, blue
It never gets old
It never chang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