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_le-bounty-2008直到最近,在法国南锡的一个工业郊区,一群时髦活跃的人才知道,他们整日纵酒狂欢的俱乐部——le bounty是一栋20世界的建筑杰作。而是建筑设计师同时也是一个现代主义艺术家的 Jean Prouvé做梦也没想到他的在马克塞维尔的设计工作室有一天会变成一个人们寻欢作乐的场所。

2799612_orig

Le Bounty的前身,马克塞维尔设计工作室原貌

与此同时,法国艺术商Patrick Seguin也在一直关注着这栋建筑的命运。Patrick Seguin拥有世界上最多数量的Prouvé的建筑设计作品——总共23座房屋。因此Seguin知道马克塞维尔的那间设计工作室可能仍存于世。于是他来到这间工作室的原始地点,发现了Le Bounty,却没有意识到它正是Prouvé的设计工作室本尊,因为现在的这栋建筑已经被蓝色的铝线包裹并依附在另一栋建筑之上。藏在平凡装修里的它,已经无法被认出来了。

但是几年前,不知道为什么, Seguin决定再仔细观察一下这个房子,于是在联系了这栋建筑的所有者之后,他在白天造访了 Le Bounty。忽略掉镜面的迪斯科球、假的天花板、皮质俱乐部座椅还有格子窗帘,Seguin瞄准了两个被黄木包裹的落地拱门,相比Prouvé在他著名的可拆卸房屋里用来做支撑的门式钢架,这两个拱门略微矮胖且笨拙,但是,Seguin说:“我马上就知道,这就是Prouvé的房子。”

02_bounty

Le Bounty内部

在经过这都建筑的所有者的允许之后,Seguin开始研究这个建筑的结构,想看看它的外壳下到底是什么。他的团队观察了整个建筑,在外壳上打洞,小心翼翼的进行调查。“我们被震惊了。”Seguin说,“整栋建筑的保留了下来。”(虽然有两块墙板被改造成了酒吧柜台。不仅如此,外面包裹的铝线事实上在这么多年里很好的保护了建筑本身。在2014年,Seguin买下了它并把它移到了他在南锡的一个仓库里。

06_patrick-seguin

马克塞维尔设计工作室在Seguin的仓库里

所谓新生代艺术的一个主要在中心,南锡也是建筑设计师Prouvé的出生地。这个金工加人文主义者率先将折叠金属薄片应用到了家具和建筑中。1940年,应法国战后需要房屋的要求,他设计了一种巧妙的预制板房,可以让两个人在一天之内就组装起来。但是这种房子没有如Prouvé预期那样大量生产,而且只有珍贵的少数遗留了下来。

JP chez lui hublot

Jean Prouvé

这座在1948年建成的马克塞维尔设计工作室非常独特。它和 Prouvé 8m x 12m 的Métropole房屋用的是同样的基础设计,有两个用于支撑的门式钢架以及开放式的室内设计。额外附加的露天平台和遮阳棚将表面面积扩张到10m x 12m而且使三角形的屋顶变得不对称——一边长6米一边长4米。另一点独特之处就是没有使用铝材——Prouvé对于墙面只使用钢铁支架和可以互换的松板。而前置的凸窗则为房子带来了充分的光照。

Prouvé 1946年搬到马克塞维尔,于1952年将这栋房子设立为他的设计工作室。“这间工作室是个很繁忙的地方,”Seguin说,“所有关于设计、创意、兼职、工程以及家具的决定都是在这里做的。”但是好景不长,1953年的时候,这家公司的主要股票持有者要解雇30名员工,Prouvé不同意,于是他离开了。结果工厂被拆了,但是工作室被保留了下来,变成了一家饭店,随后又变成了一家水管工的办公室,直到最后,变成了Le Bounty。

今年六月在Design Miami/Basel,Seguin将首次在公众面前揭开马克塞维尔设计工作室的面纱——从里到外包括一颗螺丝钉都已经被修复了。在春季的时候,这栋房子还在Seguin的仓库里进行修复,一次非常细致的修复。褪去它的外壳,它作为Le Bounty时的轻佻一去不复返,但是 Seguin对于Le Bounty这个名字还是欣然接受了(因为Bounty有赏金的意思),因而保留了下来。它原有的金属骨架形状还很完美,还有两个由蛋壳白色的折叠钢组成的门式钢架以及一个香槟灰色的钢铁房顶。而原来的松板则因为损坏的比较严重而被替换了。

jean prouve maxeville design office j jean prouve maxeville design office h

04_maxeville这个建筑是建立在两个储藏建筑之上的,Seguin将下面两个储藏建筑移去(因为没有任何建筑空间的趣味性),然后希望这个房子可以在任何地方来回移动并且重新组合。在这方面,他已经在Prouvé的另一栋建筑——Ferembal身上做过尝试,Ferembal原来也是建立在一个车库上面的。对于Ferembal,Seguin雇了他的朋友——获得 Pritzker大奖的建筑师Jean Nouvel来设计一个便携式基地。Nouvel的解决方案是:用一层层导管高性能混凝土组成一个大方块,然后将它钉在房屋地板下面的钢铁格子上。然后通过增加或者减少混凝土层,使这个房子可以适用于任何地方。

于是,Nouvel一贯的合作伙伴HW建筑公司将同样的方案应用到了马克塞维尔设计工作室上,用一个十二层的导管高性能混凝土方块支撑着房子的框架使它离开地面。除此之外,他们的任务就是即将这座房子尽可能的恢复到它原来的情况。所有的改动都是最小的,比如将入口从一个扩建为两个。监督这个项目的建筑师Jean-François Bourdet表示他到现在还一直对Prouvé的设计细节印象深刻:“他在出色的功能性上实现了壮观的设计。”

07_patrick-seguin

左为Jean-François Bourdet ,右为Patrick Seguin

design-miami-basel-2016a

当 Seguin刚开始从事设计买卖的时候,那时候是20世纪80年代,Prouvé在当时并不流行。现在他的房子却能卖好几百万。但是将 Prouvé介绍给世人对于Seguin来说和他的生意同样重要。他在Tuileries Garden(卢浮宫附近的公共花园)公开展出Prouvé的两座房子。他还联合Larry Gagosian(美国艺术商)将Calder的移动雕塑和Chamberlain的雕塑作品同Prouvé的建筑一起展示。最近,他还邀请了另一位Pritzker奖获得者Richard Rogers来改造一栋Prouvé的房子。他还将Prouvé1969年的一个加油站作品捐赠给了在戛纳的AmfAR拍卖会,而这个作品被世界上眼光最敏锐的后藏家拍得了。而它现在从Azzedine Alaïa的卧室变成了韩国茶室。

08_patrick-seguin

Patrick Seguin

tumblr_nwtj1rLX4A1qzsvmgo1_1280

1960加油站

IMG_3448

建筑和移动雕塑作品一起展示

无论这些建筑有没有按照它的原始意图被应用,可以确定的是:Seguin都将它们从闲置或是更糟的境地里挽救了回来。“我想给它们另外一段命运”,他说,“我们是在给它们第二次机会,第二次生命。”

图片来源:wall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