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article-1442398663

“他开拓别人所不涉及的领域,相对于时尚,他选择务实,相对于奢华,他选择设计”

候塞因·卡拉扬 (Hussein Chalayan) ,被业界称为英国时装奇才、先锋艺术(Avant Garde)的接班人。

最近十年来,Chalayan以概念性的和先锋艺术的形式重新定义了时尚。tumblr_niz94pCmp61rxaxgfo1_1280tumblr_myfh5sPn461qkeybeo1_1280

CHALAYAN_AW2000 PHOTO CHRIS MOORE ONE TIME PUBLICATION ONLY BAPLA AND NUJ TERMS APPLY

在1998年春夏系列中,模特从裸体到中东装束般全身封裹,充满宗教色彩;秋冬系列中,模特唇上被封上了红色的塑料方块,或者头被装进一个大的木头盒子里;其中最显著的是著名的2001冬装系列里,椅子被折叠起来放进衣箱里,椅子套则被制成了裙子,一圈一圈的木头制成的咖啡桌也被做成了短裙。Hussein Chalayan在他的生涯中进行过许多试验,比如把衣服埋葬在花园里看看他们是如何腐烂的,或者设计出无袖和无袖窿的绷带服装,以及之后的激光、3D、LED等科技尝试……Chalayan被证明是当代文化的挑衅者。

photo-elastic-fabric-black-hussein-GRAVITY-FATIGUE-1-24455

当然他艺术的触角不仅仅局限于时装领域,候塞因·卡拉扬 (Hussein Chalayan) 曾完成了几部电影短片的制作,2005年更是带着他的电影《Absent Presence》参加了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 (Venice Biennale) 。卡拉扬曾两度被评为英国年度设计师,也曾与多位舞蹈指导合作过,包括Michael Clark和Sidi Larbi Cherkaoui。他最近的跨界作品以编舞的形式而呈现,名为Gravity Fatigue,在伦敦Sadler’s Wells剧场上演。但这次舞蹈项目Gravity Fatigue较以前不同的是,卡拉扬不仅担任设计的工作,还亲自指导。

hussein-chalayan-talks-dance-emotions-and-todays-like-culture-1446055239

Chalayan将他设计的视觉创意和概念与现代舞蹈相结合,带来一种虚构的世界。与舞蹈指导Damien Jalet(杰里特),声音插画师Mode-F和灯光设计师娜塔莎奇弗斯合作,这次灵感是关于我们在公共场合中的身份间变换。

杰里特谈到:“这绝对是一次挑战,是一次突然的逆转,我说好的,我要做一些与平常完全相反的事情。我曾与设计师共事过,因为我喜欢和服装对话的感觉,服装改变了身体和对衣服的感知。”

Hussein-Chalayan-reviewfullstretch1

“我想它对于喜爱时尚而兴趣不在舞蹈的人来说,它将是非常独特的视觉盛宴,是一场身体移动与衣服间的关系呈现。”

整个过程分为18个小节,每一节探索一种身份,作品情节通过舞者服装的舞动来演绎。Gravity-Fatigue-ballet_Hussein-Chalayan_dezeen_936_23

作品中有一节为名为“弹性的身体”,表演中涉及到很多对穿着弹性服装的舞者在舞动,似乎一个人可以控制另一个人。

1_hussein_chalayan_gravity_fatigue_yatzeragenda

卡拉扬的童年生活在塞浦路斯和英国之间,这是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尤其是在标题为“离开的到来”这一节中尤为突出。

卡拉扬表示:“‘离开的到来’来源于,我一直对在塞浦路斯和英国之间的成长过程中的位移现象感兴趣。这一主题是关于到达和离开之间的差距,以及对于是否要到达一个地方或是从一个地方离开的茫然。”gravity-fatigue

 

Hussein-ChalayanGravity-Fatigue-ballet_Hussein-Chalayan_dezeen_1568_7

这一节的布景是围绕一架飞机的一个组件。舞者身着素色外套出现在舞台上,脱掉外衣后,展示出全部由闪光材料制作的服装。

杰里特表示:“侯赛因的这个设计非常特别,运用了两面衫的设计。我们开始尝试,直到我们发现衣服也推动着舞者,形成了一种势头。感觉就像舞者突然被外套带动了一样。”

如果你仔细看,所有的衣服都有内在的装饰。这代表的想法是,你不会和你的财产分离,因此你没有离开。Gravity-Fatigue-ballet_Hussein-Chalayan_dezeen_1568_8

因为这些年心中已经有很多想法,也因为已经做过许多展览和装置,所以这次新尝试成为一件很自然的事儿。

“它将不会像是一场舞蹈表演。”,Chalayan挖苦地一笑。 “这是在尝试去观看事物的新的方式。这是一个基于观察的抽象概念。我是一个在许多方面上的观察者,我探索新的想法,建议新的观看之道。” Chalayan总是将他的才华表现在T台上让我们看到,所以当Salder’s Wells剧场的执行主管Alistair Spalding邀请他来设计一场舞蹈的时候,他从容不迫地答应了。 “对我而言,有时,时尚被我们用它来表达的事物所限制住了。”他解释说, “然而,如果你将它放置在一个舞蹈的环境中,你也许可以更加充分地表现自己。”

“我不知道,如果你的思考方式没有超脱于规则之外,没有看到事物是怎样联系在一起的,那你怎么能够成为一个具有创造力的人”,他是如此谈论不断推进与合并的创造性媒介。 “我认为,那些其他人必然未能看到的事物之间的联系,其创造取决于那个有创造性的人。”

Gravity-Fatigue-ballet_Hussein-Chalayan_dezeen_1568_13

所以,Gravity Fatigue是一场舞蹈表演,但又不止;它是寻求吸引力和挑战的动作。 “在服装与动作之间,存在着一个非常有趣的相关性,同时我也认为,服装是动作的语法。在这里,存在着一个相互关系的处境,这个处境也从不为一件事情而暂停。人们问我,你是怎样始终保持灵感的?但是,事实上,只是去做一些会引导你去另一个想法的事情。通过做这些事情,你的灵感就会被激发。一般来说,我的确感受到了我的作品总是挑战到了社会和性方面上的成见。然而,并不是我所有的作品都是关于这个的。我对发生在这个世界上的事件发生反应。我对关系,对肢体语言发生反应。我认为,当你为了这个目的而去做这件事的时候,你就会变得很激进化,而我不是这种人。”

  hussein
Chalayan对他的作品——它们生来为了表演——融入今日这个数据化的、用完即弃的世界、一个基于粉丝、点赞、分享、和转发的所在有着怎样的感觉呢? “每一代人都会比他们的父辈获得更多的先进事物,我们生活在一个文化非常丰富的环境之中。我确确实实感觉到与当下的形势有点合不来。这很有趣,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而言,我感到我们正在遗失掉一些事情。我们已经被信息饱和了,我称之为 ‘欣赏疲劳’,因为我认为我们已经对填充我们的事物如此不堪重负了。这就是点赞文化中的生活。不要误解我的意思,你在和你之前也许从未交流过的人交流,但是它正在通向一个创造了无生气和冷漠无情的极端。你没有任何机会去错过任何事情。这成为了一种现代焦虑。我认为它限制了你对事物的欣赏。”Gravity-Fatigue-ballet_Hussein-Chalayan_dezeen_1568_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