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c_logo

虽然中国人热爱红色,却一直没有将它贯穿持续运用到杂志上而使其成为一个标志。来自德国柏林的季刊《032c》却几乎做到了,他们用大胆的红色封面争夺眼球。在Pantone 色卡里,032C是红色的代号。在《032c》看来,红色是50年代至60年代象征德国设计的色彩,它还具有政治和社会意味。来自德国的电子乐先驱 Kraftwerk也曾使用正红色作为其视觉标志。26_Lara_small

早期如一份朋克杂志

90年代的柏林充斥着“一切都有可能”的浓厚氛围,文化艺术喷薄而出并且互相交织:平面设计师同时在经营Club,建筑师开起了艺术画廊……整个柏林新旧交替、蓄势待发的都市精神深深影响着《032c》的取向。最初,主编Jörg Koch及运营总监Sandra von Mayer-Myrtenhain两位创办人希望杂志能像网站一般具有颠覆性,做一本fanzine。2000年冬天发行的第一期《032c》,薄薄的新闻纸印刷,充满了DIY精神。黑白图片为主,标志性的正红色贯穿了整份报纸,视觉及设计在这本新刊里的地位要高过内容,其轻薄的特性和易读的内容也很适合人们随身携带,而不像后期杂志那样越来越厚“我们以反作者身份,反新闻的手法来确立我们的态度,模糊了作者的名字。我们希望第一期杂志看起来像是Dieter Rams设计了一份朋克杂志。”Jörg Koch最初定义这份杂志的态度,使得《032c》在德国杂志业界乃至全世界脱颖而出,受人尊重。

032c_27th-01 anja-rubik-by-inez-van-lamsweerde-vinoodh-matadin-for-032c-magazine-summer-2015-6 pantone_032c pantone_032c

2007年第二次革新

《032c》最初三期都是以报纸形态出现,前三期封面还都是正红方块;2002年秋冬第四期开始到2004年冬天出版的第八期,杂志形态取代了报纸,封面都是满Page的图片,Logo时红时蓝时灰,有些摇摆不定的感觉;2005年夏季出版的第九期至2006年冬的第十二期,版面都显得非常地整洁、朴素,没有多余的设计装饰;直到2007年第十三期的出版,《032c》又一次re-design来革新自己,艺术总监Mike Mieré在封面上延用并加重了《032c》初期那大胆的红色,如同一个镜框一般,只是每期框内的图片不一样。杂志内外一新的第三次改版在时尚界及杂志界掀起了轩然大波。大家都在争论,《032c》到底变丑了还是变美了?“New Ugly”一词也随之成为当时最为流行的美学现象。改版这一勇敢者的实验对于Jörg来说如同一块试金石,可以看到人们站在哪一边。“有意思的是这场争论可以暗示出平面设计领域里的现象——这里存在着一些保守的纪律。可是,谁可以规定你做什么呢?好品味的排版设计意味着即使内容极为平庸却可以把它设计得好看。我们反着来,我们的内容足够有趣,并不需要多余的装饰。”在Jörg的眼里,太多人都知道怎么把一本杂志设计得有品味且令人向往,以至于大家的共同的品味变成了cliché。2008年,之前获奖无数的《032c》又获得了德国的“Lead Magazine of the Year”这一殊荣。

032c_28th-04 032c_28th-13 032c_28th-09 032c_28th-07 032c_28th-10 032c_28th-06 032c_28th-17 032c_28th-16 17-032c_Cover_Noanja-rubik-by-inez-van-lamsweerde-vinoodh-matadin-for-032c-magazine-summer-2015-3 anja-rubik-by-inez-van-lamsweerde-vinoodh-matadin-for-032c-magazine-summer-2015-1 anja-rubik-by-inez-van-lamsweerde-vinoodh-matadin-for-032c-magazine-summer-2015-14

《032c》这样一本以时尚艺术及政治在业界树立其地位的杂志,会不会也被时尚工业完全占领,这也很难说。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032c》离创办人早期所期望的颠覆性杂志越来越远,它开始变得有那么一点平庸。

via: meireundmeire amyrock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