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nna 维也纳新机场新媒体艺术互动装置,它实时的将飞机离港及抵港航班通过可视化视觉与人们互动。ZeitRaum 让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想象空间,在这些屏幕上,承载着超过5亿人的信息,当他们在起飞前通过安检站,并离开,到达他们的最终目的地,屏幕上会用丘陵和山谷表达起飞与降落。机场、飞机都是流动性的,屏幕会不断的反应人或飞机的流动。


现场视频

屏幕上显示的中文部分由 Isaac Mao 撰写:

有一个游戏,曾经非常流行,叫做Portal(出入口),开始是卡通界面,后来甚至被拍摄为真人视频画面,由Danielle Rayne 出演女主角,在Youtube上广为流传,点击数达到了数百万次。这个游戏设计了一个武器,主角只要用此武器在墙上射击一下,就可以产生一个空间入口,她跳入其中,就会从另一个遥远的出口重新出现,这样可以迅速躲避敌人的攻击,转眼间进入另一个空间。 因为“第二人生”(Second Life)当年曾经流行的关系,“瞬间穿越”(Teleport)这个词也就成为了耳熟能详的网络用语。在Portal 这个游戏中,瞬间穿越变成了无时不在的必备功能。

经常旅行,如同生活在云中。我体会到机场就是这样的出入口,人们从每个城市的机场进入,又从另一个城市的机场走出。游戏中只是压缩中间的航程,让人们产生奇异的感觉。现实的旅行,仍然还有时间空间的负累,从你打包准备,出发到机场,等待航班,空中煎熬,落地出关,到离开机场,无一不是痛苦的过程。虽然现在各个环节中已经增加了很多小乐趣,包括购物玩耍,但是仍然如同面临一次手术的感觉,就更不用说要从反复颠倒时差中康复了。

设计优秀的机场,应当更有超越现实的感觉。应当让它像游戏中的武器一样随手而得,也轻松得可以快速离开,而中间过程也同样可以让人愉悦。 机场要方便获取,容易创造出来人们时空移位的感觉。如果在手指间晃动一下,休息片刻,然后欣赏一下空中美景,并能够和狭窄空间的数百人进行一些“虚拟实景”的游戏,不知道该有多么惬意。我曾经建议某航空公司在空中接驳推特,人们在机舱内建立友好关系,自然也就忘记了那种紧张无力。在入口和出口之间,人们便可以忘却时间,忘却疲劳,还会产生新的想象力。

因为频繁出入的关系,对香港机场,我一直有不错的进入感觉。但是某个时候开始,越来越多次,当我登上香港到上海的班机,总是出现“机长接到通知,因为航空管制的原因,我们的起飞将要推迟”,于是坐等上半小时一小时;后来从上海到香港,也同样发生类似的事情,就开始有点烦躁了。 这两个小时的空中旅程,被这种拖沓变成了大半天的消耗,人们在飞机内无所事事,心情低落,连读书都被周围人的唉声叹气骚扰。 于是,乘客们开始反抗,怨言和愤懑从舱内传递到远方的电话, 不知道外面的航空管制者是否理解和感知到这种滋生的情绪,而有所改进呢?不管如何,一段时候的心理抱怨后,我开始平静下来,尝试把自己放在游戏过程中,不考虑哪些周边的焦虑气氛。尤其是我看到上海的新机场居然模仿香港机场的提示标牌“请放松,每班空中轨道车只间隔2两分钟”,说“请放松,步行到最远的登机口只要8分钟”。我笑了,中国是当今世界知名的“山寨国家”,很多东西都在模仿国际的成功范例,甚至口吻也不例外,不过也增加了很多类似中式英文(Chinglish)的幽默感。

未来的机场,应当是分享主义(Sharism)下的设计。每个人在进入这个空间之前,就应当做好了模拟的时间和空间路线,甚至可以自动帮你安排好准备穿梭过程的各种杀时间的玩意(Time Killers)。等到真正出发,到达那里,转换出口,只是类似重新装载一次游戏场景,从一个入口进入,再从另一个出口离开, 这种体验应当是快乐,卓有成效,愿意与朋友分享的感觉。有些心情,至少可以从FourSquare中反映出来。

期待这样的机场出现,旅行不再和地理位置有关,只和文化有关。我们这些数字游牧群落(Digital Nomads),都是在上帝的模拟游戏中,穿越来去。

其他装置作品:


现场视频


现场视频


现场视频


现场视频


现场视频

via: ARS ELECTRON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