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飞逝,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在预言中将要毁灭的时间里,然而,伦敦奥运会开始了。当然,并不像它那遥远的东方的同伴,盛大而喧嚣,庞大而虚伪。这次的聚会,来得冷静,平静中又充满对人性的思考和尊重。

回首往事,我们不禁把目光对准它的近邻,1972年的慕尼黑奥运会the 1972 Munich Olympics虽然不是历史上最好的奥运会,当年的恐怖事件对于德国来说至今是一段抹不去的阴影,但是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绝对是形象设计运作的最好的一届,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的形象设计和图标设计是由德国现代设计灵魂人物Otl Aicher携他的团队共同完成,这届奥运会充分体现了德国的功能主义的核心价值,这届奥运会标志设计明显受到了光效应主义和构成主义的影响,当然4年前的墨西哥奥运会更是把这种影响发挥到极致。



右上为第一个被拒绝的设计,左上是由Coordt von Mannstein完成的最终设计。









1966年,当 Lance Wyman 因其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的设计获奖的时候,Otl Aicher 收到了德国国家奥委会关于1972年的设计委托。尽管慕尼黑奥运会被针对十一个以色列运动员的恐怖活动搅乱,但与1936年希特勒的柏林奥运会不同,它以另一种方式展现了德国。Aicher 与它的团队从当地巴伐利亚环境中获取灵感,但又避开了纯粹的民俗艺术,设计了一套色彩丰富的视觉形象。完全聚焦于运动员的醒目图像、与严谨的网格系统一道,加上 Univers 体的使用,展现了灵活性的同时也保持了一致性。然而,著名的「催眠会徽」的设计并不顺利:Aicher最初的设计是抽象的光芒四射的图形,后来被组委会以不够特别不能申请版权而否决。他的第二个设计,一个基于字母「M」的设计同样遭到否决。奥委会于是决定展开公开招标,吸引了2300多件作品,结果也是无一令人满意。最后 Aicher 团队成员 Coordt von Mannstein 将第一个设计与一个螺旋式图形相结合,完成了设计,这已经是 Aicher 提出他第一个设计一年后的事情了。图形的广泛认可性具有强大的沟通力量,Aicher 与团队决定为所有项目和服务设计一套将近有180图标,设计基于一个严谨的正方形网格系统,所有视觉元素都被安排成90度和45度。全部设计的成果是一个十分准确简明、具结构性的设计。同样奥运吉祥物 Waldi 是一个机敏的几何德国腊肠犬,也是人见人爱的形象。

VIA Typeisbeautiful,1972municholympics.co.uk,優雅dē颓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