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人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1929年-2007年)头衔包括思想家,社会学家,哲学家,作家,另外他还有一个摄影家的身份。鲍德里亚的“拟象理论”、消费符号和符号交换理论早被国内学界熟知,连《黑客帝国》的导演兄弟也在电影里暗示向这位伟大的法国哲学家致敬。不过这位知识的恐怖主义者在哲学生活之余也玩摄影,甚至将这些摄影作品玩到了国际上最高的艺术展览殿堂之内。

这位哲学家透过他的镜头传递他的思想,有一部理论专著《消失的技法》谈论摄影,时有怪论:“你认为你只是因为喜欢某个景色而把它拍了下来。可是,希望被拍摄成照片的其实是这个景色自己。这个景色在表演,而你只不过是配角而已。”原来,我们不过是傀儡,不是我在拍风景,而是风景利用我拍摄了一张它自己的照片。

他又说:“摄影叙述的是我们缺席时的世界的样 子。镜头探寻的就是这个缺席。即使是在饱含感情的面孔与身体上。因此,人在照片中拍得最好的是原始人、贫民、物体等,对于他们来说,他者本来就不存在,或 者是已经不再存在的东西。只有非人类的东西才上照。”他的意思是,因为现代人在不断表演,充满他性,用镜头捕捉人的性格非常之难。

所以鲍德里亚拍摄的照片多半是静物或风景,旅 行途中顺手拍下的。这些空寂无人的场景,色彩艳丽,光影迷离,仿佛流逝的时光中剥下的一个碎片,相当唯美。原来,这位反文化反艺术的大师,对摄影还抱有很 高的期望。“这世界充满了物品,但那不是客体。把物品升华为客体的是摄影。”这话所有摄影家都爱听。

鲍德里亚生前一直说自己不是摄影家。他坚持一种“外行”的眼光去从事摄影。但是,摄影已经成为鲍德里亚思想的窗口,是其思想的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