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ter Rams garden portrait by Philip Sinden

Dieter Rams 对于名利感到不是很自在。他可能是一个超级巨星设计师,但如果这一喧嚣直上的德国论调
是他对于这一称号的看法,正如我所听闻的,他并不希望以这种方式被记住。三年前,大阪,Rams 的开
创性展览“Less and More”的开幕式上,他坐在酒店顶楼的酒吧里深入探讨的正是这个话题。他表示他并
不是一个明星设计师,或者最起码不希望是。


Vitsœ showroom in Frankfurt

Rams 并不在乎名利或金钱。他也不希望世人购买他最新的设计,而只是希望人们使用那些他和他的设计
团队在他任职期间不分昼夜地创造出来的产品。他们的作品可能已经登陆在设计书籍与杂志上,甚至安
置在iPhone计算器的图像旁,显示其对当前设计师的影响,旨在转变我们看待“设计”这一主题的方式。
在战后德国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由于公司并没有取得 Braun 兄弟想要达到的影响,Artur 与 Erwin Braun
度过了一个个烟雾缭绕的夜晚,去重塑一间电子公司。他们想要将爵士乐混乱的秩序带进设计的世界里,
也就是说,去挑战什么是我们“需要”的,并且将全部注意力放在如何使这项工作毫不费力上。
他的作品常常被称为“没有设计” ,这被认为是一种恭维。因为最近有人将“设计”这个词语作为建筑师名誉
受损的标准。他把他的Vitsœ606通用货架系统称作表现得像一个“优秀的英式管家”:始终可用,但从
来不会打扰(入侵)。“没有设计”一词在这里的运用正是证明了他作品的不唐突的设计。

Braun ET 55 – Design Dieter Rams and Dietrich Lubs

Rams 并不在乎名利或金钱。他也不希望世人购买他最新的设计,而只是希望人们使用那些他和他的设计团
队在他任职期间不分昼夜地创造出来的产品。他们的作品可能已经登陆在设计书籍与杂志上,甚至安置在
iPhone计算器的图像旁,显示其对当前设计师的影响,旨在转变我们看待“设计”这一主题的方式。在战后
德国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由于公司并没有取得 Braun 兄弟想要达到的影响,Artur 与 Erwin Braun 度过了一
个个烟雾缭绕的夜晚,去重塑一间电子公司。他们想要将爵士乐混乱的秩序带进设计的世界里,也就是说,
去挑战什么是我们“需要”的,并且将全部注意力放在如何使这项工作毫不费力上。他的作品常常被称为“没有设计” ,
这被认为是一种恭维。因为最近有人将“设计”这个词语作为建筑师名誉受损的标准。他把他的Vitsœ606通用
货架系统称作表现得像一个“优秀的英式管家”:始终可用,但从来不会打扰(入侵)。“没有设计”一词在这里的
运用正是证明了他作品的不唐突的设计。

Dieter Rams 可能刚刚庆祝完他的79岁生日,但他对设计与建筑依旧像以前一样充满激情,就像他
还是1955年那个刚开始出发的23岁德国制造商 Braun。他坐在法兰克福郊区的房子里独自进行设计,
仔细考虑了他的职业生涯。他自己没有孩子,所以他希望去帮助别人。年轻的设计师遵守他的设计原则,
设计出的产品不仅提高了我们的生活,还增添了千变万化的关于优秀的,简单的,纯正的设计的故事。

提到“设计之祖”AEG设计师 Peter Behrens, Rams 确实知道他的影响力从何而来。他明白,设计永恒的产品
需要一种我们大多数人都不具有的克制。我们想要增加,再增加,直到我们再也看不见任何事物。从设计
中剥离比增加进去更为困难;马克吐温的名言写道:“如果我有更多的时间,我会写一封更短的信”;我正
处在这样的危险中,我自己想太多这一现代设计师的理论,但这些教训确实是 Dieter Rams 曾经花了79年
来努力实现并传递给未来的设计师的。

翻译:Amy,资料整理:Yeson

via: yatz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