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又要来中国了,K是我们对Zbigniew Karkowski的简称。K是我认为最具艺术家范儿的艺术家,他像一头横冲直撞的怪物,
正如他的噪音和现场。
提到K,我们总是会心一笑,他嗜酒爱烟,他说没有足够的酒精他无法入睡。他的脾气也很火爆,在北京的现场和和观众
互说FUCK YOU,“FUCK YOU”是他2009年在Sub Rosa出版的一张DVD,一个直接、生猛的名字。无论怎样,K都是那
么可爱,那么让人尊敬。

“我曾与一个来看我表演的女孩子聊天,她说她在专心聆听表演之际达到了生理上的高潮……”,“还有一次,演出后一个女
观众对我说她有一颗牙失去了知觉…..”,K讲到这些传奇故事时很是得意,我并不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他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2007年6月,我第一次去波兰,一个人呆在KRAKOW,K写邮件给我他也在KRAKOW,他说第二天将抽时间带我游览这座
古城,后来我才知道KRAKOW是的他故乡,他是回来探望他病重的父亲,我为此非常内疚,K摆摆手,十分潇洒的样子。
我们穿行在古城的大街小巷,K告诉我哪里换钱最合算,哪里的咖啡馆最值得去,我们聊他的经历,聊身边的朋友,他是个
中国通,他告诫我深夜千万不要出去,因为波兰满大街都是醉鬼,事实上他才是一个十足的酒鬼。酒才是他的最爱啊。

K那天送了一张唱片给我,Attuning attending,2004年他在波兰的一个小厂牌出版的55分钟作品,这是K众多噪音唱片中
最温情或者最温柔的一张,精致、讨好的编排,慢慢推进留有空白,安静甚至有些温暖,这也是他的唱片中我听的次数最多的一张。

我选择Attuning attending作为给 2M2 UN 的第一篇音乐评论,是因为K又要来深圳演出,他和这张唱片能让人心情愉悦。
那个时间K在深圳,我将在KRAKOW。
K,春天过了,夏天来了,在这座欲望都市你会看到许多许多的“Dongguan Style”……

by N2小组 陆正zenlu @n2 multimedia art lab